网站地图医学护理论文栏目为您提供《构建肺癌患者化疗间歇期延续护理方案》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宏图论文网 > 医学护理论文 >

构建肺癌患者化疗间歇期延续护理方案

添加时间:2019/02/26 来源:护理论文网
  摘要:目的 构建肺癌患者化疗间歇期延续护理方案。方法 根据主题进行文献阅读、半结构访谈, 形成指标框架, 再通过两轮专家咨询, 确定肺癌患者化疗间歇期延续护理模式的各级指标。结果 两轮专家咨询问卷回收率分别为100%和95%, 专家权威系数为0.92, 肯德尔和谐系数为0.17 (P<0.01) ;最终确定108个条目, 其中一级条目4个, 二级条目21个, 三级条目83个;两轮专家咨询后确定了肺癌患者化疗间歇期延续护理模式主要包括护理评估、实施路径、延续护理内容、效果评价4个方面的内容。结论 本研究专家积极性和权威程度较高, 各项指标专家意见集中, 结果科学可靠, 为癌症患者延续护理本土化研究提供了思路和参考。
 
  关键词:肺癌; 化疗间歇期; 延续护理; 模式构建; 德尔菲; 护理管理;
 
  肺癌是全球发病率和病死率最高的恶性肿瘤之一。目前肺癌的早期诊断很困难, 70%~80%的患者确诊时已是晚期, 失去手术机会, 临床上多采用以化疗为主的治疗方式[1]。肺癌患者化疗常见的主要副反应有骨髓抑制、肝肾损伤、胃肠道和心脏毒性等, 严重影响患者生活质量[2]。大部分患者受经济状况制约, 治疗间歇期多选择在家进行调整, 因此加强对患者化疗间歇期的管理是保证护理服务连续性和整体性的重要举措。延续护理由整体护理的理论基础发展而来, 为满足患者的实际需要, 提供一种有序、协调、连续的专业性和非正式的治疗和照护行为[3]。多项研究[4,5,6]表明, 护理人员通过实施延续护理, 建立良好的护患互动模式, 能有效缓解癌症患者化疗后不良症状, 提高患者生命质量, 进而促进患者康复。本研究通过前期调查已对患者在治疗间歇期存在的主要症状与疾病问题的充分了解, 采用专家函询模式构建延续护理模式, 从而为肺癌患者护理提供理论依据。
 
  1 对象与方法
 
  1.1 成立研究小组
 
  课题组包括呼吸内科护理专家2名, 肿瘤科护理专家1名, 护理研究生3名。课题组主要职责是拟定研究主题、初步构建肺癌患者间歇期延续护理方案、遴选专家、统计分析和方案调整。
 
  1.2 方法
 
  1.2.1 确定咨询专家构成
 
  根据本课题研究目的和德尔菲法基本原则, 制定专家入选条件: (1) 专科工作经历≥10年。 (2) 副主任护师/医师及以上职称。 (3) 本科及以上学历。 (4) 熟悉肺癌患者诊疗及护理要点, 有较强的评判性思维能力。 (5) 对本研究有一定积极性, 能坚持完成两轮专家函询者。共选取20名三级甲等医院专家, 其中男4人, 女16人;年龄43~56岁, 平均 (48.42±6.25) 岁;专科工作经历 (15.46±4.18) 年;本科6人, 硕士9人, 博士5人;护理专家15人, 医疗专家5人;呼吸内科12人, 肿瘤科8人。
 
  1.2.2制订指标框架, 形成问卷
 
  课题组查阅近10年来关于肺癌患者诊治指南和方案, 根据前期肺癌患者化疗间歇期症状评估和半结构式专家访谈结果[7], 经研究小组讨论, 形成肺癌患者间歇期延续护理基本构架和专家咨询问卷。问卷主要包括三部分, (1) 填表说明:说明本研究的目的及填表注意事项。 (2) 专家一般资料:专家基本资料、专家对研究主题的熟悉程度和判断依据。 (3) 专家意见函询问卷:对包括护理评估、实施路径、延续护理内容、效果评价4个方面的内容采用Likert 5级评分法, 按其重要程度依次分为“很重要、比较重要、一般重要、不太重要、不重要”, 分别赋予5~1分。
 
  1.2.3 函询过程
 
  根据专家喜好选择咨询方式:13名专家采取电子邮件形式, 2名专家采取快递邮寄形式, 5名专家亲自送达, 共2轮。专家有2周时间进行问卷填写, 每轮专家咨询完成后, 研究小组有4周时间对数据进行处理。第1轮函询结果的筛选:保留5分选择率≥50%的指标条目, 对选择率≤50%的指标进行删除、合并, 并在条目的陈述方式上进行修改和完善, 使条目含义表达更清晰、准确, 形成第2轮函询问卷。第2轮函询结果的筛选:保留5分选择率≥80%的指标。
 
  1.3 统计学方法
 
  收集资料, 使用SPSS 19.0统计软件进行分析。 (1) 专家一般资料采用描述性分析。 (2) 采用率、均数及构成比等描述条目的选择情况。 (3) 采用问卷有效回收率和提出意见的专家比例反映专家积极性。 (4) 采用权威系数[Cr= (Ca+Cs) /2]反映专家权威性。 (5) 采用协调系数 (W) 和变异系数 (CV) 反映专家意见离散程度。
 
  2 结果
 
  2.1 专家的积极程度
 
  专家积极程度由问卷的有效回收率和提出意见的专家比例表示。两轮专家咨询问卷回收率分别为100%和95%, 均为有效问卷。
 
  2.2 专家权威程度
 
  本研究经过两轮函询, 专家权威系数分别为0.90和0.92, 专家判断系数分别为0.92和0.94, 专家熟悉系数分别为0.88和0.90。说明参加本研究的专家具有较高的权威性。
 
  2.3 专家意见协调程度
 
  本研究全部指标专家意见协调系数为0.17 (χ2=76.830, P<0.01) , Kendall W检验具有统计学意义;变异系数 (CV) 波动在0.046~0.190, 表明专家的意见趋于一致。
 
  2.4 肺癌患者化疗间歇期延续护理模式的最终形成
 
  第一轮提出意见的专家14位 (70.00%) , 共计提出17条修改意见。 (1) 修订:“实施方法修订为实施路径”“出院计划制定时间修订为出院前24h”“疾病相关知识宣教应增加频次, 具体时间应为:入院时、住院过程中、出院时和家庭访视时”“调整用药指导和饮食指导的顺序”“症状控制修订为症状管理”“管路维护内应增加定期复查管路有无移位”“临床预后修订为临床结局”。 (2) 补充:“家庭居住环境评估”“家庭人文环境评估”“家庭访视”“心理疏导中增加放松训练”“心理疏导中增加促进其角色转变”“临床结局中增加肺功能指标”“效果评价中增加社区卫生服务可及性”。 (3) 删除:“居住环境中的跌倒评估”“获取社会团体支持”“公众号相关知识普及”。第二轮提出意见的专家7位 (36.84%) , 共计提出7条修改意见。 (1) 修订:“评价指标修订为效果评价”“家庭居住环境评估、家庭人文环境评估应为社区评估内容”“呼吸功能锻炼中频次太高, 患者难以坚持, 建议每日2次”“生存质量修订为生活质量”“社区卫生服务可及性修订为社区卫生服务利用度”。 (2) 补充:“饮食指导中建议饮水量应做具体说明”“延续护理服务医院和社区如何衔接, 细则应做好说明”。见表1和表2。
 
  表1 肺癌患者化疗间歇期延续护理模式一级指标

 
  表2 肺癌患者化疗间歇期延续护理模式二级指标

 
  3 讨论
 
  3.1 建立肺癌患者化疗间歇期延续护理模式的意义
 
  肺癌患者在化疗间歇期承受着躯体和精神上的巨大痛苦:药物不良反应、对死亡的恐惧、角色功能被削弱等, 严重影响了患者的生活质量。前期研究[7]证实, 肺癌患者出院后有着较大的信息和护理需求, 而作为主要照顾者的亲属, 亦渴望尽可能多地了解有关疾病进展、治疗方案、药物不良反应及预后等方面的信息。因此, 在患者化疗间歇期为患者提供连续、优质、高效的护理服务, 可在一定程度上保证患者的治疗不因环境的转移而终止或中断。延续护理已被证实在减少患者住院天数、降低再就诊率、减少医疗支出及提升患者生活质量等方面, 均有很强的实用性[8]。本研究拟通过专家函询建立科学、合理、可操作性强的延续护理模式, 通过出院计划、电话回访、微信平台以及家庭访视多种形式, 为肺癌化疗间歇期患者提供内容全面的专科指导, 加强其心理和症状管理, 促进其获得家庭支持, 强化家庭角色功能, 达到延缓病情进程、减少并发症、提高患者生活质量的目的。
 
  3.2研究结果的科学性和可靠性分析
 
  德尔菲法本身特点决定了函询专家对研究质量的重要性, 函询专家的代表性决定了研究结果的可靠性[9]。本研究共函询全国各地专家20人, 涵盖了护理管理、临床护理、呼吸系统疾病诊疗和肿瘤诊疗等领域的专家。本研究遴选的专家具备扎实的理论基础和丰富的专科工作经验, 函询专家现有12人 (60.00%) 担任科室主任、护士长职务, 9人为硕士或博士研究生导师 (45.00%) , 对肺癌患者延续护理领域发展趋势和学科前沿进展有全面的把握, 能为本研究提供较权威的意见与建议。本研究专家的权威系数为0.92, 一般认为权威系数>0.70为可接受[10], 说明函询专家在该领域具有较高的权威性。各级指标重要性赋值均数>3.50, 变异系数波动在0.046~0.190, 小于0.25, 协调系数为0.17 (χ2=76.830, P<0.01) , 反映专家意见比较一致, 研究结果权威程度和可信程度较高。
 
  3.3 肺癌患者化疗间歇期延续护理模式的构成情况
 
  3.3.1评估为导向, 重视患者个性化需求
 
  不同肺癌患者个体差异性大, 对延续性护理的需求也不同。因此, 此次构建的延续性护理模式要求在患者出院前建立电子信息档案, 包括患者的一般资料和治疗过程等信息, 实现了“信息”的延续, 为患者医院-社区无缝隙转接提供了可能。出院前由医院对患者需求进行评估, 出院后由社区对患者居住环境、人文环境进行评估, 以评估结果为导向, 结合专科特点确定延续性护理的内容, 这与王莉等[11]的观点一致:只有在对患者进行充分评估的基础上, 才可能提供针对性强、科学实用的延续性护理方案, 这是开展延续性护理的基础。其中患者需求条目评分最高 (4.58±0.69) 分, 体现了以人为本的理念, 说明专家普遍认为延续护理模式应以患者为中心, 满足患者对治疗及护理的后续需求, 实现患者院外的自我管理。
 
  3.3.2 整合医院-社区双向资源, 实现干预路径多样化
 
  国外延续性护理模式起步比较早, 比较典型的有出院计划模式、过渡期护理模式及个案管理模式等[12,13]。国内延续护理的研究起步较晚, 主要采取电话随访的方式, 护理实施内容单一, 健康教育缺乏个性化, 患者参与度低[14]。目前, 在全国大力发展基层卫生服务的大背景下, 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必将成为患者院外康复的重要基地, 本研究强调联合医院和社区的力量, 建立医院-社区双向沟通机制。本研究模式中, 社区作为主体的家庭访视条目成为实施路径得分最高条目 (4.58±0.69) 分, 说明社区在肺癌患者康复中的作用得到了专家的一致认可。医院主导的出院计划、微信互动和电话随访得分也均>4.5分, 说明在通讯技术日益发达的今天, 医院护理人员应充分利用不同的信息平台做好患者的延续护理, 提高患者对医疗信息资源的可及性。
 
  3.3.3 提升护理服务内涵, 促进延续护理内容专科化
 
  本研究一级指标中延续护理内容重要性评分为 (4.89±0.32) 分, 为一级条目最高分, 说明相较于形式专家更注重内涵的提升。延续护理方案的构建应从多方面入手, 目前针对慢性病患者延续护理的内容主要包括疾病及用药相关知识、康复锻炼指导、饮食指导、并发症的预防与观察等[15]。本研究在此基础上, 根据肺癌患者特点增加了呼吸功能锻炼、管路维护、心理疏导、获取家庭支持等专科特色内容, 专家重要性评分为4.53~4.63分。该方案内容全面、专科针对性强, 能为患者提供专业的健康指导, 同时可以延续护理方案的实施, 可促进护患、医患之间交流, 提高肺癌患者康复信心。此外, 本次专家咨询中多位专家建议, 在动态评估患者情况的基础上, 延续护理服务内容和方式可以在框架的基础上灵活调整。
 
  3.3.4 量化评价指标, 促进服务质量持续改进
 
  延续性护理在开展的过程中, 采用患者量化指标进行效果评价非常重要, 因为延续性护理的目的是进一步巩固治疗效果, 提升患者生活质量、延长生存期限, 通过效果评价, 可以有效地评价延续护理开展的情况, 并分析方案开展过程中存在的问题, 为后续持续质量改进提供依据。本研究中以临床结局 (肺功能指标、并发症发生情况、非计划再入院率) 、生活质量、社区卫生服务利用度、依从性和满意度来评价延续护理方案的有效性, 促进研究组成员在方案实施过程中不断反思并对干预质量持续改进。
 
  延续护理在我国还停留在政策导向阶段, 随着社会的进步、健康理念的更新和社会老龄化问题的凸显, 患者对出院后治疗、护理需求不断增加, 延续性护理必将成为未来的发展方向。我们认为, 设计合理的延续性护理方案有助于提高肺癌患者的自护能力, 帮助其获取更多的家庭支持, 从而减少化疗间歇期并发症, 提高生活质量。本研究过程严谨、方法科学、结果可靠, 具有一定的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 可作为癌症患者延续护理实践的参考依据。但也存在一些不足, 由于该模式尚未在肺癌群体中运用, 缺乏实证支持, 需要在实践中对指标体系进行进一步检验, 并通过效果评价对指标体系进行改进和完善。
 
  参考文献
 
  [1] Huang F F, Yang Q, Han X Y, et al.Development and validation of a self-efficacy scale for postoperative rehabilitation management of lung cancer patients[J].Psychooncology, 2017, 26 (8) :1172-1180.
  [2] Wanqing C.Cancer statistics:Updated cancer burden in China[J].Chinese Journal of Cancer Research, 2015 (1) :1-9.
  [3] 杨海苓, 王萍, 侯文秀, 等.医院-社区-家庭三元联动延续护理平台的设计及应用[J].中华护理杂志, 2016, 51 (9) :1133-1137.
  [4] Bal Ozkaptan B, Kapueu S.Home nursing care with the selfcare model improves self-efficacy of patients with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J].Jpn J Nurs Sci, 2016, 13 (3) :365-377.
  [5] 张锦锋, 张友惠, 袁丽敏, 等.医院社区一体化延续护理在肺癌患者胸腔镜术后的应用[J].护士进修杂志, 2016, 31 (14) :1310-1313.
  [6] Aboumatar H, Naqibuddin M, Chung S, et al.Better respiratory education and treatment help empower study:Methodology and baseline characteristics of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testing a transitional care program to improve patient centered care delivery among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patients[J].Contemp Clin Trials, 2017, 62:159-167.
  [7] 卢才菊, 宋琦, 王永, 等.肺癌患者化疗间歇期症状及延续护理认知需求的研究[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 2016, 16 (15) :1256-1260.
  [8] Naylor M D, Brooten D A, Campbell R L, et a1.Transitional care of older adults hospitalized with heart failure: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J].Journal Of The American Geriatrics Society, 2004, 52 (5) :675-684.
  [9] Hsu C C, Sandford B A.The Delphi technique:making sense of consensus[J].Practical Assessment, Research&Evaluation, 2007, 12 (10) :1-8.
  [10] 张颖, 季聪华, 李秋爽, 等.中医临床实践指南修订中德尔菲法的统计分析方法[J].中华中医药杂志, 2018, 33 (1) :249-251.
  [11] 王莉, 孙晓, 吴茜, 等.二、三级医院慢病延续性护理开展现况调查[J].护理学杂志, 2017, 32 (2) :85-89.
  [12] Matt-Hensrud N, Severson M, Hansen D C, et al.A discharge planning program in orthopaedics:experiences in implementation and evaluation[J].Orthopaedic Nursing, 2001, 20 (1) :59-66.
  [13] 王璐, 朱晓萍, 田梅梅, 等.个案管理模式在糖尿病患者护理中的应用现状[J].护士进修杂志, 2018, 33 (2) :121-124.
  [14] 张红旭, 殷洪涛, 薛萍, 等.我国延续性护理实施现状[J].护理研究, 2013, 27 (32) :3705-3706.
  [15] 李萍, 付伟.我国出院患者延续性护理需求及现状分析[J].健康研究, 2010, 30 (1) :3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