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医学护理论文栏目为您提供《糖尿病患者采用团体延续性护理后生活质量的变化》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宏图论文网 > 医学护理论文 >

糖尿病患者采用团体延续性护理后生活质量的变化

添加时间:2018/11/14 来源:护理论文网
  摘要:目的 探讨团体延续性护理对糖尿病患者自我效能及生活质量的影响, 以期为糖尿病的临床护理提供参考。方法 选择2014年2月至2016年2月收治的80例2型糖尿病患者, 依据随机数字表法将患者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 每组40例。对照组患者接受常规护理, 观察组在对照组的基础上辅以团体延续护理进行精心干预。对护理干预前及干预后3个月的自我效能 (GCES) 、应对方式评分、生活质量以及血清生化指标等指标进行评估和对比。结果 干预3个月后, 2组患者GCES评分较干预前显着增高, 且观察组GCES评分显着高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 <0. 05) ;干预后对照组患者应对方式评分较干预前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 0. 05) ;而观察组面对维度评分较干预前显着增高, 回避维度及屈服维度评分显着降低, 且各项评分均显着优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 <0. 01) ;干预后观察组生活质量各项评分均显着优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 <0. 01) ;干预后观察组患者空腹血糖及糖化血红蛋白水平均显着低于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 <0. 01) .结论 团体延续性护理对糖尿病患者干预效果显着, 能够明显提高患者的自我管理能力, 控制患者的血糖水平, 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 值得推广。
  
  关键词:团体活动; 延续性护理; 糖尿病; 自我效能; 生活质量
  
  随着人口老年化的加重、人们生活压力不断增高及生活方式的改变, 糖尿病的发病率明显增多[1].糖尿病是一组以高血糖为特征的代谢性疾病, 具有病程长、并发症多、需长期甚至终生治疗等特点, 因此糖尿病患者在治疗过程中极易产生焦虑、失望、抵抗等消极情绪, 严重影响患者的预后及生活质量[2].虽然糖尿病目前尚无根治办法, 但可以通过积极的干预手段阻止病情的进展, 而患者的自我管理能力是影响护理干预疗效的重要因素。因此, 如何通过干预手段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 增强患者的自我管理能力显得尤为重要。自我效能是指患者对于成功完成某项工作的自信心。患者的自身情绪、应对方式、社会关系等都会对自我效能及生活质量存在影响。团队延续性护理通过组织有意义的团体活动, 促使患者积极参与团队活动, 增强患者的自我效能感和主观能动性, 改善患者精神状态, 进而提高患者的自我管理能力和生活质量[3].研究显示, 针对糖尿病患者采取团体延续性护理可以有效改善患者预后提高患者的生活, 防止病情恶化, 降低并发症几率[4].本文选择我院收治的确诊的80例糖尿病患者, 对其中部分患者实施团体延续性护理干预, 旨在探讨团体延续性护理对糖尿病患者自我效能以及生活质量的影响。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2014年2月至2016年于石家庄市第二医院治疗的2型糖尿病患者80例, 依据随机数字表法将患者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 每组40例。2组患者经检查全部符合美国糖尿病学会关于糖尿病的临床诊断标准。其中观察组, 男27例, 女13例;年龄24~75岁, 平均年龄 (49.2±4.8) 岁。对照组, 男26例, 女14例;年龄25~74岁, 平均年龄 (49.8±4.5) 岁。2组患者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 具有可比性。见表1.
  
  表1 2组患者一般资料比较

  
  1.2 入选与排除标准
  
  1.2.1 入选标准:
  
  (1) 符合美国糖尿病学会关于糖尿病的临床诊断标准[5]; (2) 所有患者经胰岛功能、空腹血糖、餐后2 h血糖及口服葡萄糖耐量试验检测确诊为糖尿病; (3) 年龄25~75岁; (4) 患者对本研究方案均知情且同意参加研究。
  
  1.2.2 排除标准:
  
  (1) 合并严重心、肝、肾疾病患者; (2) 对于护理活动有≥2次不参加者; (3) 合并严重糖尿病并发症患者; (4) 不配合本研究治疗方案患者及存在语言沟通障碍患者。
  
  1.3 方法
  
  2组患者均在常规药物治疗的基础上分别给予不同的护理。
  
  1.3.1 对照组:
  
  行常规护理, 护理干预3个月。措施如下: (1) 宣传教育:对疾病相关防治知识进行宣传教育, 嘱咐患者按时服药; (2) 健康指导:依据患者个体化情况帮助患者拟定健康目标计划书, 引导患者合理健康饮食, 帮助患者明确饮食控制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3) 电话随访:患者出院后维持电话跟踪随访, 随访频次为每2周1次, 每次30 min左右; (4) 家庭及社会支持:引导患者亲属及朋友积极参与到患者的干预治疗过程中, 引导他们适时地给予患者积极的鼓励, 帮助患者增强战胜疾病的信心。
  
  1.3.2 观察组:
  
  患者在常规护理上辅以团体延续性护理进行干预, 增强患者的主观能动性, 团体活动每2周1次, 每次2 h, 护理干预3个月。包括以下内容: (1) 成立团体延续性护理小组, 每组6人 (组长1名由临床护理经验丰富的内分泌科护士担任, 医师及护士共4名, 老中青搭配合理) ; (2) 第1次团体活动:召集患者于指定地点集合, 由组长讲解团体活动的具体实施方案, 使患者认识到团体活动的有益之处, 相互鼓励增强信心; (3) 第2次团体活动:由医护人员向患者介绍成功的治疗经验, 帮助患者认知各个治疗阶段可能存在的问题, 同时活动设置交流互动环节, 医护人员针对患者个体化问题作出解答; (4) 第3次团体活动:对前期的治疗及干预情况进行总结分析, 选派出积极应对疾病且生活习惯良好的患者分享经验及感受, 提高患者自我管理能力[6]; (5) 第4次团体活动:以现场问卷调查或交流问答形式了解患者饮食控制、情绪管理及生活管理的实施情况, 为患者介绍康复期相关知识, 督促患者按护理计划目标书执行干预措施, 引导患者安全用药、合理用药[7]; (6) 第5次团体活动:医护小组出院对患者进行指导, 了解患者康复情况, 督促患者定期复查和就诊, 关心体贴患者, 帮助患者消除负面情绪; (7) 第6次团体活动:召开团体活动总结会议, 依据前期介绍的治疗措施、康复计划及自我管理方案设计问卷, 采用有奖竞答模式考察患者相关知识掌握情况, 然后对前期工作总结, 患者轮流讲述自身感受、收获和后期的生活规划, 活动结束时患者自愿交换联系方式, 以便在后期的康复治疗中提供帮助。
  
  1.4 观察指标
  
  1.4.1 自我效能评分:
  
  于护理干预前及干预3个月后采用自我效能评分量表 (general self-efficacy scale, GSES) [8]对患者的自我效能情况进行评估。该量表共涉及10个条目, 每个条目评分1~5分, 总分50分, 患者得分越高, 提示患者自我效能水平越高。
  
  1.4.2 应对方式评分:
  
  于护理干预前及干预3个月后采用医学应对方式问卷 (MCMQ) [9]对患者的应对方式[7]进行综合评估, MCMQ指标评分主要涉及患者的面对、回避及屈服3个维度, 共20个条目, 每个条目评分1~4分, 总分80分, 患者得分越高, 提示患者对疾病及治疗的应对情况越好。
  
  1.4.3 生活质量评分:
  
  于护理干预前及干预3个月后采用功能糖尿病特异性生存质量评定量表 (DSQL) [10]对患者的生存质量包括治疗、生理功能、心理功能及社会关系等方面进行综合评估, 共计27个条目, 每个条目1~5分, 满分为135分, DSQL评分越高提示患者的生存质量越高。
  
  1.4.4 血清生化指标:
  
  于护理干预前及干预3个月后, 晨间空腹12 h抽血。采用罗氏血糖仪 (ACCU-CHEK/Performa) 检测患者空腹血糖 (FBG) , 采用HbA1c试剂盒 (上海信则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检测患者的糖化血红蛋白 (HbA1c) , 比较2组患者干预前后的血清生化指标差异。
  
  1.5 统计学分析
  
  应用SPSS 19.0统计软件, 计量资料以±s表示, 采用t检验, 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 P<0.05为差异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2组干预前后自我效能评分比较
  
  干预前2组患者自我效能评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干预3个月后, 2组患者自我效能评分较干预前显着增高, 且观察组自我效能评分显着高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见表2.
  
  表2 2组干预前后自我效能评分比较

  
  2.2 2组干预前后应对方式评分比较
  
  干预前2组患者面对、回避及屈服等应对方式项目评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干预后, 对照组患者应对方式评分较干预前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而观察组面对维度评分较干预前显着增高, 回避维度及屈服维度评分显着降低,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观察组应对方式各项评分均显着优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见表3.
  
  表3 2组干预前后应对方式评分比较

  
  2.3 2组干预前后生活质量评分比较
  
  干预前, 观察组患者治疗、生理功能、心理功能及社会关系等生活质量评分与对照组相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护理后, 观察组患者的各项生活质量评分显着高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1) .见表4.
  
  表4 2组干预独立生活能力情况比较

  
  2.4 2组干预前后FBG和HbA1c比较
  
  干预前, 2组患者FBG及HbA1c水平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干预后, 观察组患者FBG及HbA1c水平均显着低于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1) .见表5.
  
  3 讨论
  
  近年来, 糖尿病的患病人数不断增加, 统计资料显示我国糖尿病的发病率约10%, 而糖尿病病因复杂、病程漫长且容易并发多种并发症, 患者需进行长期的治疗[11].患者长期受病痛折磨, 容易产生负面情绪, 自我管理能力下降, 自我效能感低下, 治疗依从性较差甚至消极应对, 对后续的治疗、护理干预以及康复缺乏重视, 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12].而在长期的治疗及护理干预过程中患者的自我管理能力是影响临床疗效的重要因素。
  
  团体延续性护理是近年来兴起的一种新的护理模式, 以团体活动的形式促进患者之间相互交流, 互相鼓励, 分享成功治疗和康复的经验, 消除自身消极情绪, 帮助患者改善对疾病地认知病规范其行为, 鼓励患者能够积极主动的应对疾病的治疗及康复, 增强患者战胜病痛的信心, 提高患者治疗依从性, 加强其自我管理, 提高自我效能感[13].
  
  本研究结果显示, 干预前2组GSES评分无显着差异 (P>0.05) ;干预3个月后, 2组患者GSES评分较干预前显着增高, 且观察组GSES评分显着高于对照组 (P<0.05) ;干预后对照组患者应对方式评分较干预前无显着差异 (P>0.05) ;而观察组面对维度评分明显高于对照组, 回避维度及屈服维度评分显着低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说明团体延续护理能够有效增强患者的自我效能感, 提高患者的自我管理能力和治疗依从性, 使患者能够积极主动的配合后续治疗和护理干预。团体延续性护理通过团体趣味性活动吸引患者积极参加, 调动团体成员主观能动性, 帮助患者强化治疗目标, 引导患者积极配合治疗, 提供成员之间相互交流的平台, 给予彼此充分的信任和理解, 同时团体成员中一些康复成功的案例能够起到鼓励效应, 促使患者观察学习, 从而积极主动的去改变自己[14].
  
  采用不同方案护理后, 观察组患者的各项生活质量评分显着高于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1) , 干预后观察组患者FBC及Hb A1c水平均显着低于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1) .提示团体延续性护理能够有效控制血糖水平, 延缓病情的进展, 缓解患者病痛和压力, 帮助患者消除负面情绪, 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糖尿病患者由于需要长期治疗, 治疗过程中往往容易产生焦虑、恐惧、悲观等情绪, 害怕疾病的并发症以及药物治疗所带来的不良反应, 依从性低下, 不利于后续治疗及康复护理工作的开展, 导致患者心理、社会功能低下[15].针对患者采用团体延续性干预措施, 团体氛围轻松愉快, 活动形式多样化, 充实患者生活, 通过医护一体化的干预普及饮食控制、运动锻炼、情绪管理、生活习惯等知识, 督促患者离院后遵医嘱服药并进行康复锻炼, 同时针对性地讲解治疗过程中可能存在的不良反应和并发症, 对患者进行适当的心理引导, 关心体贴患者, 提高患者的治疗依从性[16], 有利于改善患者的心理状态, 促进康复。
  
  综上所述, 团体延续性护理对糖尿病患者干预效果显着, 能够明显提高患者的自我管理能力, 控制患者的血糖水平, 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 临床上值得继续推广。
  
  参考文献
  
  [1] Choi SE, Reed PL.Contributors to depressive symptoms among korean immigrants with type 2 diabetes.Nursing research, 2013, 62:115-121.  
  [2]杜能强, 陈聃。糖尿病与抑郁症的相关性探讨。重庆医学, 2012, 41:3120-3122.  
  [3]赵晓霜, 李春玉, 李彩福。社区糖尿病患者健康素养和自我效能对健康状况影响的路径分析。中华护理杂志, 2013, 48:63-65.
  [4]罗倩倩, 黄妍, 高芳, 等。糖尿病病人不同社会支持系统对自我效能及自我管理影响的研究。护理研究, 2013, 27:1169-1171.  
  [5]王新军, 于文。2012年糖尿病诊疗指南---美国糖尿病协会。国际内分泌代谢杂志, 2012, 32:211-214.  
  [6]许晔, 林蓓琪, 何敏敏。社区2型糖尿病患者自我效能与生存质量相关性研究。河北医药, 2013, 35:2202-2203.  
  [7]万霞, 陈明珠, 姚孝娟, 等。基于积极心理学的心理护理干预对糖尿病患者主观幸福感和自我效能的效果研究。护理管理杂志, 2016, 16:740-742.
  [8] Luszczynska A, Scholz U, Schwarzer R.The general self-efficacy scale:multicultural validation studies.The Journal of Psychology, 2005, 139:439-57.  
  [9] Rodrigue JR, Jackson SI.Medical coping modes questionnaire:Factor structure for adult transplant candidates.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ehavioral Medicine, 2000, 7:89-110.  
  [10] Lee EH, Lee YW, Lee KW, et al.Development and psychometric evaluation of a diabetes-specific quality-of-life (D-QOL) scale.Diabetes Research Clinical Practice, 2012, 95:76-84.  
  [11] Cho J, Choi YJ, Suh M, et al.Air pollution as a risk factor for depressive episode in patients with cardiovascular disease, diabetes mellitus, or asthma.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 2014, 157:45-51.  
  [12]林允照, 冯晨, 刘敏, 等。基于行为转变理论指导的阶段性干预对2型糖尿病患者自我效能及生存质量的影响。中国全科医学, 2014, 17:4157-4162.  
  [13]许文琼, 程捷, 张荣, 等。团体心理干预对老年糖尿病合并抑郁状态患者生命质量及糖代谢的影响。中国老年学杂志, 2015, 35:6796-6798.  
  [14]刘敏, 李国宏, 张扬。同伴教育对2型糖尿病患者自我效能和生存质量的影响。山东医药, 2016, 56:98-100.  
  [15]洪赛赛, 单萍。延续性护理干预对2型糖尿病患者治疗依从性及生活质量的影响。中华现代护理杂志, 2013, 19:3726-3728.  
  [16]贺婕, 陈滋华。延续性护理对提高中老年糖尿病患者低血糖知识知晓程度及生活质量的影响。河北医药, 2014, 36:948-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