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手术室护理论文栏目为您提供《综合术中保温护理对宫颈癌手术患者的效果》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宏图论文网 > 手术室护理论文 >

综合术中保温护理对宫颈癌手术患者的效果

添加时间:2019/03/04 来源:护理论文网
  摘要:目的 回顾性分析综合术中保温护理对患者术后恢复、术后感染预防的效果。方法 选取2016年7月至2017年12月该院接受腹腔镜下广泛全子宫切除联合盆腔淋巴结清扫术的62例宫颈癌患者作为研究对象, 按入院时间前后分为常规保温组 (27例) 和综合保温组 (35例) 。常规保温护理采用调节室温、保温冲洗液/输注液、覆盖保温被, 综合保温护理在此基础上使用充气式保温毯等。记录患者术中出血量、麻醉苏醒时间、术后拆线时间、术后住院时间、并发症发生率等, 并检测患者术前、术后C反应蛋白 (CRP) 、红细胞计数 (RBC) 、血红蛋白 (Hb) 、白细胞计数 (WBC) 、中性粒细胞比例等。结果 与常规保温组比较, 综合保温组麻醉苏醒和术后拆线时间缩短, 术后CRP水平、中性粒细胞比例明显降低, 低体温、寒战、术后24h高热的发生率明显降低,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P<0.05) , 但2组术后RBC、WBC、Hb、术中出血量、住院时间比较, 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 (P>0.05) 。结论 围手术期综合保温护理有助于腹腔镜下子宫颈癌术后恢复, 预防术后感染, 减少术后不良并发症的发生。
 
  关键词:宫颈肿瘤; 腹腔镜; 围手术期; 护理; 保温;
 
  国内外研究证实, 腹腔镜下宫颈癌手术安全有效, 具有创伤小、术中出血少、术后恢复快等优点, 可作为宫颈癌手术的常规选择[1]。但该手术需要全身麻醉, 术中使用大量冲洗液及二氧化碳气体灌注等, 容易导致患者术中体温过低, 引起多种并发症, 造成患者术后效果不佳。其中, 术后感染是值得关注的一个焦点。手术室护理是围手术期管理的重要环节。研究表明, 术中保温护理有助于患者的手术疗效和术后恢复, 对预防术后感染也有一定作用[2]。本研究以腹腔镜下宫颈癌患者为研究对象, 回顾性分析综合术中保温护理对患者术后恢复、术后感染预防的效果, 具体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6年7月至2017年12月本院收治入院接受了腹腔镜下广泛全子宫切除联合盆腔淋巴结清扫术的62例宫颈癌患者为研究对象。本院自2017年7月开始采用综合术中保温护理, 按此时间节点将研究对象分为常规保温组和综合保温组。常规保温组27例, 年龄27~49岁;宫颈鳞癌23例, 腺癌3例, 腺鳞癌1例;临床Ⅰ期22例, Ⅱ期5例。综合保温组35例, 年龄26~50岁;宫颈鳞癌28例, 腺癌6例, 腺鳞癌1例;临床Ⅰ期29例, Ⅱ期6例。
 
  1.2 方法
 
  1.2.1 术中保温方式
 
  常规保温组护理采用以下3种保温措施: (1) 术前提前半小时将室温调至22~25℃, 湿度调至40%~60%。 (2) 将术中使用的冲洗液、输注液放置于恒温箱中保温37℃, 术中使用保温液体。 (3) 患者覆盖保温棉被。综合保温组护理在上述基础上增加如下保温措施: (1) 使用充气式温度管理系统。采用3M Bair Hugger充气式保温毯 (德国) 。 (2) 气管导管上接湿热交换器 (人工鼻) 以保持呼吸道内恒定温、湿度。双下肢绑血液循环泵加压带和套脚套以促进静脉回流和保暖。 (3) 术野使用经温盐水浸泡过的0.9%氯化钠溶液纱布, 因故暂停手术时也要用温盐水纱布覆盖切口。 (4) 术中每15分钟监测患者体温, 及时发现低体温、寒战等并发症发生。 (5) 各项保温措施维持至患者苏醒, 手术结束前半小时通知病房做好病房环境和床单位的保暖。
 
  1.2.2 观察指标
 
  记录患者术中出血量、麻醉苏醒时间、术后拆线时间、术后住院时间、并发症发生率、术后发热等, 并检测患者术前、术后C反应蛋白 (CRP) 、红细胞计数 (RBC) 、血红蛋白 (Hb) 、白细胞计数 (WBC) 、中性粒细胞比例等。低体温:采用惠普多功能监护仪连续监测耳温, 在任意一个监测点出现1次体温低于36℃者判定为出现低体温。术后感染:手术后到出院前或手术后30d内发生的细菌感染, 包括切口浅部感染、切口深部感染、器官或腔隙感染。寒战:围手术期患者主诉有寒冷或出现肢体颤抖认为出现寒战。术后高热:术后24h体温超过39℃。
 
  1.3 统计学处理
 
  应用易侕EmpowerStats软件及R软件 (version 3.4.2) 进行统计分析[3]。正态分布资料以±s表示, 两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偏态分布资料以中位数和四分位数[M (P25, P75) ]表示, 两组间比采用Mann-Whitney U秩和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2组患者术后恢复情况比较
 
  与常规保温组比较, 综合保温组术中出血量减少, 麻醉苏醒时间、术后拆线时间和术后住院时间缩短, 其中在麻醉苏醒时间、术后拆线时间方面比较,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P<0.05) , 见表1。
 
  2.2 2组患者术前、术后监测指标比较
 
  表1 2组患者术后恢复情况比较

 
  注:-表示无此项
 
  表2 2组患者术前、术后监测指标比较 (±s)

 
  注:-表示无此项
 
  综合保温组患者术后CRP水平、中性粒细胞比例明显低于常规保温组,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P<0.05) , 但2组RBC、WBC、Hb术后比较, 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 (P>0.05) , 见表2。
 
  2.3 2组术后并发症发生情况比较
 
  与常规保温组比较, 综合保温组患者低体温发生率 (33.5%vs.8.5%) 与寒战发生率 (25.2%vs.11.3%) 均有明显下降,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P<0.05) ;综合保温组术后发热发生率略有下降, 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77.1%vs.71.4%, P>0.05) ;综合保温组术后24h高热发生率明显下降,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8.4%vs.5.0%, P<0.05) 。
 
  3 讨论
 
  体温稳定是维持人体正常能量代谢及各项生理功能的重要因素。近年来, 国内外专家越来越关注因手术温度引起的各种并发症。据报道, 50%~70%的外科手术患者在术中可能发生低体温。研究表明, 术中低体温对机体的免疫功能、凝血功能、药物代谢等均会产生较大影响, 可增加患者心脑血管疾病的发生率, 导致其术后抗感染能力下降、伤口愈合时间延长、药物代谢速度降低等。妇科腹腔镜手术具有创伤小、手术时间短、出血少、术后康复快等优点, 但仍然存在较大的低体温风险。
 
  本院自2017年7月开始采用综合术中保温护理, 综合考虑了室内环境、体表保温、辅助保温等因素, 增加了充气式保温毯的应用, 尽可能地避免低温并发症的发生, 提高手术疗效。研究发现, 围手术期综合保温护理有助于腹腔镜下子宫颈癌手术的疗效, 主要表现在以下3个方面: (1) 有助于术后恢复。减少术中出血量和术后恢复的时间, 特别是可以有效缩短麻醉苏醒时间和术后拆线时间。 (2) 有助于预防术后感染。综合保温组患者术后CRP水平、中性粒细胞比例都明显低于常规保温组。 (3) 有助于减少术后不良并发症, 特别是低体温、寒战和术后高热比例有明显下降趋势。国内外一些文献也证实妇科腹腔镜手术时采取针对性的保温措施能有效预防术后不良反应的发生, 针对性地应用低体温预防护理措施, 可以有效保证患者术中体温的恒定状态, 减少低体温发生, 降低寒战的发生率, 提高手术质量[4,5,6]。但现有的文献并不深入, 一般仅监测术中体温的动态变化、观察寒战的发生, 基本不涉及保温护理是否有助于患者安全顺利度过围手术期, 促进患者术后康复等。本研究较为系统地观察了术后恢复、术后感染、不良反应等, 并且增加了实验室检测指标, 可以较为全面、科学地阐述综合术中保温护理在腹腔镜下宫颈癌中的应用效果。
 
  术中保温护理越来越受到重视, 成为围手术期护理管理的重要内容。现有研究表明, 单一的保温措施效果并不理想, 甚至并不能降低低体温的发生率。目前, 围手术期护理专家建议采用综合保温措施, 并将术中低体温干预措施的实施情况纳入护理质量评价, 力推标准化护理, 从而提供优质护理服务, 提高基础护理质量[7,8]。通过多种保温措施的临床应用比较, 专家推荐输液输血加温+冲洗液加温+保温毯可能是最为有效的术中低体温干预措施[9]。本研究在常规保温护理的基础上进行了综合性保温措施, 特别是应用了充气式保温毯, 临床应用证实综合性护理措施有助于提高腹腔镜下宫颈癌手术的疗效。充气式保温毯是通过高压空气为患者保温、加温, 操作简便安全, 温度可调控, 与患者体表的接触面积更大, 可以达到35%以上, 加热均匀, 而且对于身体承重部位的压力低, 减轻血管阻力, 还可避免压疮并发症的发生。国内外多篇报道也证实了充气式保温毯在围手术期保温护理的应用效果明显[10,11,12]。基于本研究的临床数据分析, 作者建议在腹腔镜下宫颈癌手术中常规应用充气式保温毯, 以提高围手术期护理质量。
 
  参考文献
 
  [1] 贺红英, 阳志军, 曾定元, 等.腹腔镜与开腹手术治疗早期宫颈癌的疗效比较[J].中华肿瘤杂志, 2017, 39 (6) :458-466.
  [2] 代伟.术中保温护理措施预防妇科腹腔镜手术患者低体温的临床观察[J].中外医学研究, 2016, 14 (23) :85-86.
  [3] 周慧, 吴秀英, 崔凌凌, 等.痛风与非痛风人群高血压相关因素对比分析[J].中华内分泌代谢杂志, 2017, 33 (2) :98-102.
  [4] 黄淑梅.妇科腹腔镜术中低体温的预防[J].广西医学, 2014, 36 (2) :272-273.
  [5] 王雪.术中保温护理措施预防妇科腹腔镜手术患者低体温的临床观察[J].实用妇科内分泌杂志, 2017, 4 (26) :153-154.
  [6] 张仙梦, 王淑茹, 李莉.腹腔镜妇科手术中低体温的预防性护理[J].微创医学, 2015, 10 (3) :411-412.
  [7] 李丽, 田翠芸, 邵丽.五种术中低体温护理措施在肝包虫内囊摘除术中的保温效果[J].解放军护理杂志, 2015, 32 (11) :10-13.
  [8] 胡静, 付东英.不同保温措施在妇科手术中的应用效果比较[J].齐鲁护理杂志, 2013, 19 (10) :43-44.
  [9]SHAO L, ZHENG H, JIA FJ, et al.Methods of patient warming during abdominal surgery[J].PLoS One, 2012, 7 (7) :e39622.
  [10] 宋波, 杨森, 王健.充气式变温毯在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患者保温护理中的应用效果观察[J].中国现代医药杂志, 2017, 19 (11) :89-91.
  [11] 牟秀英, 王春瑛, 邹佳, 等.充气式温毯机防止经皮肾镜取石术中低体温的护理研究[J].现代医药卫生, 2014, 31 (10) :1469-1470.
  [12] 梁小霞.充气式升温毯在经皮肾镜取石术中预防患者寒战的效果评价[J].实用临床护理学电子杂志, 2017, 2 (1) :7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