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手术室护理论文栏目为您提供《脊柱外科手术围术期中成分输血护理的要素分析》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宏图论文网 > 手术室护理论文 >

脊柱外科手术围术期中成分输血护理的要素分析

添加时间:2019/02/26 来源:护理论文网
  摘要:目的 对脊柱外科手术围术期中成分输血护理的要素分析。方法 采用回顾性分析法, 整理2017年1~12月间1 757例脊柱外科手术输血患者的临床资料。结果 在1 757例脊柱外科输血患者中, 有1 525例患者输注悬浮红细胞, 有1 401例患者输注了冰冻血浆, 有37例患者输注了低温沉淀物, 有19例患者输注了单采血小板;在1757例患者中最大悬浮红细胞输血量为6 000 mL, 最小输血量为200 mL, 平均输血量达到2 100 mL;在临床输血治疗中有11例患者发生输血反应, 占总数的0.71%。结论 为了保证脊柱外科手术患者尽早康复, 对其进行手术输血非常必要。因此, 对于输注不同成分血的患者, 临床护理人员应根据成分血的性质给予恰当的护理措施, 以避免患者在输血治疗中发生不良反应, 保证临床输血的安全有效。
 
  关键词:脊柱外科手术; 成分输血; 输血护理;
 
  脊柱手术涉及的范围广, 患者年龄跨度大, 而且很多脊柱复杂手术围手术期出血显著, 也增加了异体输血的需求。尤其是脊柱肿瘤 (包括椎管内肿瘤、骶骨肿瘤) 、重度脊柱侧弯等疾病的输血治疗是手术中的一种辅助手段。所以输血治疗在外科手术中广泛应用, 使得外科输血治疗安全性越来越受到医学界的重视和关注[1,2], 因此, 输血治疗、输血安全性也成为医学界关注的热点。本文回顾性分析2017年1~12月间脊柱手术患者围手术期输血的的临床数据, 根据不同血液成分采取相应的护理方式, 以达到临床疗效和护理期望, 为护理人员的输血过程提供帮助[3]。
 
  资料与方法
 
  1 一般资料
 
  选取2017年1~12月两家医院脊柱外科手术患者1 757例, 其中男性785例, 女性972例;年龄最大87岁, 最小5岁, 平均年龄54.52岁;按科室划分, 骨肿瘤 (椎体) 科784例, 脊柱外科963例, 脊柱外微创中心10例;按输血时间分, 术中输血1 473例, 术前或术后输血 (支持治疗) 284例。
 
  2 输血护理
 
  2.1 输血前的护理:
 
  护理人员在输血前应充分掌握患者的病情 (如疾病的诊断、输血史、过敏史、妊娠史、传染病史、有无不良反应等) , 输血目的、输注的血液成分, 输注的顺序、速度和时间等资料, 预计输血中可能发生的潜在危险, 把输血反应的发生率降到最低。
 
  首先患者在确定需要输血治疗前, 护理人员需要抽取患者的备血标本送输血科进行血型鉴定、抗体筛查试验和交叉配合试验, 确保患者信息与血型的正确性;其次血液制剂的领取, 必须查对患者姓名、性别、病案号、门急诊/病室、床号、血型、血液有效期及配血试验结果, 以及血液制剂的外观等, 准确无误时, 才能签字确认;最后关注取血时间, 确保患者在30 min内输入血液制剂, 以患者可耐受速度尽快完成输注;在输注过程中密切关注患者的体温变化。
 
  2.2 输血中护理:
 
  输血的最初15 min, 要求护理人员在病床前严密观察病情变化, 无不良反应再根据需要调整输血速度。正常情况下患者输成分血速度为5~10 m L/min, 心功能不全、老年体弱、婴幼儿患者输注速度可1~2 mL/min, 急性大出血可选择锁骨或颈内静脉处进行穿刺插管输注、输血速度可达50~100 mL/min。整个输血过程需阶段性的观察患者的生命体征、询问患者自我感受, 在第一时间发现患者有胸闷、呼吸困难等不适症状时, 应立即通知主治医师。连续输血5 h以上, 应及时更换输血器。
 
  2.2.1 输注悬浮红细胞的护理:
 
  输注前在室温中应对血袋中的悬浮红细胞制剂平卧轻摇混匀, 用Y型管带有滤网的输血器输注, 血液输完时, 可以用生理盐水冲洗管道中剩余血液制剂, 同一静脉通路不应与其他药物混合输用。快速输血时, 用专用加温器进行适当的血液加温。
 
  2.2.2 输注单采血小板的护理:
 
  输注前要轻轻摇动血袋, 防止血小板聚集、粘附。输注速度以患者可以耐受的最快速度输入, 迅速达到止血、防止颅内出血的作用。如果同时输几种血液制剂应先输注单采血小板, 输注过程中注意观察有无过敏反应。
 
  2.2.3 输注冰冻血浆的护理:
 
  取回已融化的冰冻血浆应尽快用输血器输注, 融化后冰冻血浆不可再次冰冻保存, 在4℃贮血冰箱内暂时保存不能超过24 h, 在输注过程中密切注意患者有无过敏反应。
 
  2.2.4 输注低温沉淀物的护理:
 
  已融化的低温沉淀物用输血器以患者可以耐受的最快速度输入, 已融化的低温沉淀物不宜放置4℃冰箱, 也不宜再冰冻, 在室温中也不宜放置时间过长。输注过程中注意观察有无过敏反应。
 
  3 统计学处理
 
  应用SPSS17.0统计软件, 组间数据的比较采用t检验, 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结果
 
  选取1 757例脊柱外科手术患者, 其中1 525例输注了悬浮红细胞, 平均输注量4.86单位 (200 mL/单位) ;1 401例输注了冰冻血浆, 平均输注量591 mL;37例输注了低温沉淀物, 平均输注量14.32单位;19例输注了单采血小板, 平均输注量1.47单位。仅有11例患者发生输血反应, 组间数据比较,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输血不良反应中发生过敏、荨麻疹反应9例, 发生胸闷、呼吸困难1例, 发生发热、寒战1例, 经对症处理后症状消失。所有输血患者中无溶血、心衰、休克、细菌感染、呼吸困难及咯大量血性泡沫样痰等严重不良反应发生。见表1。
 
  表1 1 757例脊柱外科手术患者输血情况结果分析


 
  注:P=0.29
 
  讨论
 
  对脊柱外科手术患者合理用血的目的, 一是减少围手术期出血, 二是处理围手术期急性贫血, 三是降低异体输血的需求。术前对患者的评估、术中减少出血及减低异体输血、掌握成分输血的适应证, 是外科手术患者围手术期合理输血的策略[4,5]。临床上经常使用的血液制剂包括悬浮红细胞、冰冻血浆、低温沉淀物和血小板等, 临床医生可以根据患者的不同需要进行使用, 达到提高输血疗效、降低输血并发症和节约血源的目的[[6,7,8]-8]。
 
  本文回顾性分析2017年间脊柱手术患者围手术期成分输血的临床数据, 在1 757例患者中输注悬浮红细胞1 525例、输注冰冻血浆1 401例、输注低温沉淀物37例、输注单采血小板19例;在1 548例患者中悬浮红细胞最大输注量为6 000 m L, 最小输注量为200 m L, 平均输注量达到2 100 m L;在临床输血治疗中有11例患者发生输血反应, 占总人数的0.63%。说明患者在围手术期输注不同种血液成分均会有发生输血反应的可能, 各种血液制剂之间没有差异;发生的输血不良反应, 只有类别不同、反应的体征不同,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护理人员加强输血相关知识的学习, 提高输血护理技术, 是现代临床护理的一项重要保证[9]。重视血液的使用时限和保存方法, 使用正确的输血器、输血滞留针, 以及严格掌握各种血液制剂的输注方法、速度, 是保证患者输注血液制剂有效性的重要前提。临床输血中, 可能因输血护理人员相关知识不足及操作不规范等问题, 导致出现输血失误, 延误患者的最佳救治时机, 甚至威胁患者的生命安全[10,11]。医护人员应当注重对患者的心理干预, 向患者及家属讲解输血救治的作用及相关注意事项, 并告知输血过程可能引发的不良反应, 强调输血的安全性和可靠性, 避免患者及家属过于紧张而妨碍治疗, 以保证良好的治疗效果[12,13]。
 
  综上所述, 输血技术是不可或缺的手术治疗重要环节之一, 存在风险和并发症, 与患者的生命安全密切相关。临床输血是一种特殊的、高风险的治疗手段, 护士在患者输血过程中的采血、取血、输注、观察输血反应等环节中承担着重要角色, 做好临床输血护理安全管理, 确保受血者和医护人员的安全, 避免医疗纠纷和医源性感染的发生日显重要[14,15]。通过加强输血业务学习和输血安全教育;加强输血的法律意识、证据意识、责任意识、安全意识;规范输血护理技术操作程序, 制定处置各种输血不良反应的预案, 减少输血不良反应的发生率, 提高临床输血护理质量, 对于保护患者、医院和自身的合法权益, 以及保证患者安全和有效输血起到重要作用。
 
  参考文献
 
  [1] 陈佳, 余泽波.临床输血策略进展[J].临床输血与检验, 2018, 20 (1) :100-104.
  [2] Kessler C.Priming blood transfusion tubing:A critical review of the blood transfusion process[J].Critical Care Nurse, 2013, 33 (3) :80-84.
  [3] 陈颖, 李蕾, 乔艳玲.安全输血护理管理评价指标体系的构建研究[J].护理研究, 2017, 31 (11) :3936-3940.
  [4] 荆晶, 尤海菲, 王文婷, 等.某三甲医院2011-2014年临床输血情况调查分析[J].临床输血与检验, 2016, 18 (5) :441-443
  [5] 王维娜.浅谈输注成分血患者在护理干预下的临床表现[J].中国实用医药, 2015, 11 (32) :238-239.
  [6] 张丽荣, 孙艳春, 刘昕, 等.2004年-2006年围手术期患者输血情况分析[J].吉林医学, 2007, 28 (15) :1699-1700.
  [7] 张莉, 邱艳.大数据时代的输血质量管理[J].临床输血与检验, 2016, 18 (6) :513-516,
  [8] 王燕.浅谈医院合理性用血评价[J].临床输血与检验, 2017, 19 (4) :355-357.
  [9] 刘素芳, 王雅丽.外科手术中大量快速输血并发症原因分析及护理现状[J].齐鲁护理杂志, 2013, 19 (2) :52-54.
  [10] 胡飘萍, 刘威, 曹磊, 等.临床输血评估评价全程闭环智能路径构建及其应用[J].中国输血杂志, 2017, 30 (1) :5-8.
  [11] 肖昆, 曹磊, 李建林, 等.临床输血全程闭环智能路径质量和安全实时控制[J].中国输血杂志, 2017, 30 (2) :109-112.
  [12] 邓娟.针对性护理对外科临床输血护理效果、输血风险及输血误差的影响[J].实用临床医药杂志, 2016, 20 (6) :164-165.
  [13] Kranenburg F J, Arbous M S, Cessie S L, et al.The“grey area”of the transfusion practice in the intensive care unit[J].Intensive Care Med, 2015, 3 (1) :1-2.
  [14] 肖素娟, 曾钰莲, 黄艳, 等.临床输血护理规范化管理调查分析[J].内科, 2014, 9 (2) :233-234.
  [15] 李淑, 宫济武.患者输血前评估与输血后评价的个体化管[J].临床输血与检验, 2017, 19 (3) :209-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