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内科护理论文栏目为您提供《探讨中药熏洗对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的护理干预效果》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宏图论文网 > 内科护理论文 >

探讨中药熏洗对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的护理干预效果

添加时间:2019/03/04 来源:护理论文网
  摘要:目的 探讨中药熏洗对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的护理干预效果。方法 选取2017年2月至2018年2月该院收治的70例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患者为研究对象。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将其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 各35例。对照组给予健康教育、生活起居、饮食习惯、情志调节、运动康复及足部按摩等常规护理, 观察组在对照组常规护理基础上给予中药熏洗护理。比较2组患者干预前后临床症状及心理状况改善情况。结果 2组干预前多伦多临床评分系统 (TCSS) 、焦虑自评表 (SAS) 及抑郁自评表 (SDS) 评分比较, 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 (P>0.05) ;干预后, 2组TCSS、SAS、SDS评分较干预前均显著降低, 且观察组显著低于对照组,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P<0.05) 。观察组护理满意度[94.29% (33/35) ]明显高于对照组[74.29% (26/35) ],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结论 中药熏洗可显著改善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患者临床症状, 改善其焦虑及抑郁等不良情绪, 护理效果满意。
 
  关键词: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 中药熏洗; 护理; 病人满意度;
 
  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是糖尿病患者临床常见并发症之一, 临床以难治性溃疡、感染, 运动、感觉及自主神经障碍为其主要临床表现, 严重时甚至出现坏疽, 增加患者截肢的风险[1]。
 
  相关报道显示, 临床超过60%的糖尿病患者出现过不同程度的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并发症, 给患者家庭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也对患者生活质量、心理健康等造成了严重的影响[2]。因此, 给予及时、有效的临床治疗及护理干预措施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本研究应用中药熏洗对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住院患者进行临床护理干预, 取得了满意的干预效果及护理满意度, 现将结果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7年2月至2018年2月本院收治的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患者70例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所有患者均符合美国糖尿病协会 (ADA) 及世界卫生组织 (WHO) 制定的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相关诊断标准[3], 具有明确的糖尿病史, 具有四肢肢端麻木、针刺疼痛、灼烧等神经病变症状, 具有完整的临床病历资料, 肝、肾功能正常。排除标准:由其他疾病因素引起的周围神经病变, 合并严重心、肝、肾等原发性疾病, 恶性肿瘤, 脑梗死, 严重动静脉血管病变, 颈椎及腰椎病变患者, 治疗依从性差及不能完全配合完成研究者。本研究经本院伦理委员会批准同意, 患者及家属均签署知情同意书。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将患者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 各35例。对照组中男18例, 女17例;年龄49~78岁, 平均 (62.43±7.46) 岁;糖尿病病程7~16年, 平均 (11.56±3.21) 年;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病程2~8年, 平均 (4.42±1.23) 年。观察组中男17例, 女18例;年龄47~78岁, 平均 (62.22±7.12) 岁;糖尿病病程7~15年, 平均 (11.35±3.34) 年;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病程2~9年, 平均 (4.38±1.31) 年。2组患者性别、年龄及病程等资料比较, 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 (P>0.05) , 具有可比性。
 
  1.2 方法
 
  1.2.1 护理方法
 
  所有患者均遵循糖尿病饮食禁忌, 予以控制血糖、血脂, 营养神经等相应常规治疗。对照组患者给予健康教育、生活起居、饮食习惯、情志调节、运动康复及足部按摩等常规护理[4]。观察组在对照组常规护理基础上给予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患者中药熏洗护理。中药熏洗方剂组成:透骨草、伸筋草、赤芍、艾叶、丹皮各30g, 桑枝、刘寄奴及桂枝各20g。加减:下肢麻木肿痛加土茯苓、蒲公英及连翘各20g, 下肢冷痛加川芎、红花及生黄芪各20g。以上熏洗方由本院药房统一煎煮, 煎煮之前先用足量的冷水浸泡约30min, 水开后继续煎煮30min, 去渣取液, 每次熏洗前先将患肢病变部位置于熏洗液上进行蒸汽熏蒸, 时间为10~15min, 待温度降至40℃左右时, 使用恒温足浴盆控制温度为38~40℃, 进行患肢浸泡, 水位以浸过裸关节上8cm左右为宜, 熏洗时间为30min, 洗浴后用软毛巾吸水、擦干, 再涂上一层润肤膏以防止皮肤开裂及干燥, 每天1剂, 2周为1个疗程, 共干预4个疗程。患者每次熏洗前后需注意观察双下肢及局部皮肤是否有皮疹或者破损现象, 如若有异常应立即停止熏洗, 防止意外发生。此外, 熏洗尽量选择在餐后2h或者空腹时进行, 以防末梢血管扩张而影响患者消化及营养吸收;熏洗后注意局部保暖, 避免受凉。
 
  1.2.2 效果评价
 
  比较2组患者干预前后临床症状及心理状况改善情况, 以及患者对护理干预的满意度。采用多伦多临床评分系统 (TCSS) [5]对临床症状进行评分, 该系统包括神经症状、神经反射及感觉试验3个部分, 总评分为19分, 得分越高表示患者神经功能受损越严重。心理状况评分采用焦虑自评表 (SAS) 及抑郁自评表 (SDS) 进行评分[6], 分值越高表示心理状况越差。护理满意度采用本院自制满意度调查评分量表进行, 90分以上为非常满意, 70~<90分为满意, 60~<70分为一般, 评分在60分以下为不满意。护理满意度= (非常满意例数+满意例数) /总例数×100%。
 
  1.3 统计学处理
 
  应用SPSS20.0统计软件对数据进行分析和处理, 对符合正态分布的计量资料以±s表示, 采用配对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或构成比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2组患者干预前后TCSS评分情况比较
 
  2组患者干预前TCSS评分比较,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2组患者干预后TCSS评分均显著降低, 与干预前比较,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P<0.05) , 观察组患者干预后TCSS评分显著低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见表1。
 
  2.2 2组患者干预前后心理状况比较
 
  2组患者干预前SAS、SDS评分比较, 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 (P>0.05) ;2组患者干预后SAS、SDS评分均显著降低, 与干预前比较,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P<0.05) , 观察组干预后SAS、SDS评分显著低于对照组,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P<0.05) 。见表2。
 
  表1 2组患者干预前后TCSS评分情况比较 (±s, 分)

 
  注:与同组干预前比较, aP<0.05;与对照组干预后比较, b P<0.05
 
  表2 2组患者干预前后心理状况比较 (±s, 分)

 
  注:与同组干预前比较, aP<0.05;与对照组干预后比较, b P<0.05
 
  2.3 2组患者对护理干预满意度情况比较
 
  观察组护理满意度[94.29% (33/35) ]明显高于对照组[74.29% (26/35) ],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χ2=5.285, P<0.05) 。见表3。
 
  表3 2组患者对护理干预满意度情况比较[n (%) ]

 
  注:与对照组比较, χ2=5.285, aP<0.05
 
  3 讨论
 
  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是糖尿病患者临床常见慢性并发症之一, 患者发病时表现出肢体麻木、灼烧、疼痛、感觉减退或丧失、运动及自主神经障碍等主要临床症状, 严重影响患者生活质量。相关研究表明, 多数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患者均存在不同程度的焦虑及抑郁状态, 同时, 患者的不良心理状态也是影响病情康复及预后的重要因素[7,8]。因此, 改善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患者不良心理状态对病情的康复及良好预后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中药熏洗疗法是临床常用的一种外用护理干预方法, 在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患者的临床护理干预中已有广泛应用[9,10], 其干预机制主要是通过热力及药力相结合的方式, 使得中药药效可直达疾病部位, 进而加速血液循环, 提高神经传导功能, 从而改善局部及全身症状[11]。
 
  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属中医学“消渴”“痹证”等范畴, 其病因乃湿邪侵袭引起阴阳失调, 体虚痰瘀、经络受阻所致。其发病机制为痰瘀、血黏阻络, 导致气血不通, 络脉瘀滞, 筋脉失养, 造成肢体疼痛、麻木、感觉迟钝等症状。中医辨证治疗应以活血化瘀、通络止痛、益气养阴为基本准则。本研究中药熏洗方中, 透骨草、桑枝及伸筋草祛风除湿、理气行水、舒筋活络, 为治疗风寒湿痹、筋骨疼痛之良药;赤芍、丹皮及刘寄奴活血化瘀;桂枝通经活络, 散寒止痛;艾叶温经止血、祛湿止痒、散寒止痛。以上诸药外用干预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 具有祛风除湿、活血温经、散寒止痛及舒筋活络的功效。本研究对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患者干预结果显示, 观察组干预后TCSS、SAS、SDS评分显著低于对照组, 护理满意度高于对照组,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P<0.05) 。结果表明, 中药熏洗护理干预可显著改善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患者临床症状及心理状况, 护理干预效果显著, 患者对护理满意度高, 与梁颖等[12]报道结果一致。
 
  综上所述, 临床治疗配合中药熏洗可显著改善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患者临床症状, 改善其焦虑及抑郁等不良情绪, 护理效果满意, 在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患者的临床护理干预中具有十分重要的应用价值, 可进一步推广应用。
 
  参考文献
 
  [1] 桂伟, 胡霞, 唐宏图, 等.中西医结合治疗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的临床研究[J].辽宁中医杂志, 2016, 43 (1) :101-103.
  [2] 杨秀颖, 张莉, 陈熙, 等.2型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机制研究进展[J].中国药理学通报, 2016, 32 (5) :598-602.
  [3] 苏杭, 周健, 贾伟平.2016年ADA糖尿病医学诊疗标准解读[J].糖尿病天地:临床, 2016, 10 (1) :16-20.
  [4] 赵君.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的护理[J].中国实用神经疾病杂志, 2012, 15 (15) :98-99.
  [5] 楼大钧, 朱麒钱, 斯徐伟.应用多伦多临床评分系统筛查2型糖尿病患者周围神经病变的观察[J].中国糖尿病杂志, 2013, 21 (9) :773-775.
  [6] 段泉泉, 胜利.焦虑及抑郁自评量表的临床效度[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 2012, 26 (9) :676-679.
  [7] 周伟萍.2型糖尿病合并周围神经病变患者的心理分析及护理对策[J].中国老年保健医学, 2012, 10 (1) :77-78.
  [8] 郝运, 何金鹏, 余学锋.2型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的危险因素研究[J].内科急危重症杂志, 2016, 22 (4) :259-261.
  [9] 吴静, 陈璇.中药熏洗在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护理干预中的应用研究进展[J].护理研究, 2016, 30 (11) :1292-1294.
  [10] 王洪梅, 吴君.中药熏洗联合中医护理干预对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的疗效及生活质量的影响[J].四川中医, 2016, 34 (12) :206-209.
  [11] 张永杰, 吴小翠.中药熏洗治疗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综述[J].中国热带医学, 2012, 11 (12) :1541-1544.
  [12] 梁颖, 李丽萍, 刘丽婷.改良后中药熏洗法在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护理中的应用[J].内蒙古中医药, 2011, 30 (22) :3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