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精神科护理论文栏目为您提供《伴有精神行为症状的痴呆患者的护理措施》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宏图论文网 > 精神科护理论文 >

伴有精神行为症状的痴呆患者的护理措施

添加时间:2018/09/08 来源:护理论文网
  摘要:痴呆是指由多种原因引起的, 后天获得的以认知功能障碍为主要临床表现的一组常见疾病。常见类型包括阿尔茨海默病 (Alzheimer's disease, AD) 、血管性痴呆、路易体痴呆等。痴呆其本质是一个临床过程, 痴呆除了表现为认知功能障碍外, 在病程中还表现有行为和精神症状 (behavioral and psycho-logical symptoms of dementia, BPSD) , BPSD是痴呆患者出现的感知觉、思维、心境或行为的紊乱。精神行为症状严重影响了患者的生活质量, 增加了护理难度, 造成照料人员的精神紧张、压力大, 是患者住院治疗的重要原因。本文对伴有BPSD痴呆患者的症状特点及护理进行综述。
  
  关键词:BPSD; 症状; 痴呆; 护理;
  
  我国正在步入老龄化的社会, 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重, 痴呆患者每年都在增多。痴呆患者会有各种认知功能障碍的表现如记忆的减退、言语障碍、智能障碍等。除了以上这些认知功能障碍外, 在疾病过程中患者几乎都会出现至少一种的精神行为症状[1-2], 如幻觉、妄想、焦虑、睡眠障碍、进食问题和激越等精神行为症状, 这些精神行为症状决定着患者的生活质量, 会增加护理难度, 对患者及其照料者造成很大的影响[3].
  
  1 痴呆发病原因
  
  痴呆是一种由于大脑病变引起的综合征, 其发病原因大致分为脑血管病变、外伤、营养代谢障碍、遗传因素、自由基的损伤作用和铝中毒假说等[4-6].
  
  2 痴呆患者的精神行为症状
  
  临床上主要包括:精神病性症状、情感症状及行为症状。而幻觉和妄想是痴呆患者常表现的精神症状, 应按照有潜在危害的风险, 予以相应的处理。抑郁、焦虑、烦躁、易激惹、激越等情感症状在患者的身上也是常有体现。行为症状包括:攻击、徘徊、漫步、夜间行为、重复行为、抱怨和哭诉等。其他精神行为症状如睡眠障碍、进食问题等。在疾病的不同阶段, 患者的症状表现也会不同, 例如早期多发生抑郁, 在患者记忆功能严重减退后多发生幻觉、妄想等。临床上一个痴呆患者多是几种症状都有表现。
  
  3 伴有精神行为症状的痴呆患者的护理
  
  目前临床工作中针对痴呆患者的精神行为症状多给予药物治疗, 同时采取非药物的护理干预措施能够显着改善患者的上述症状。针对患者的精神行为症状要给予合理、正确的评估, 如:AD病理行为量表 (BEHAVE-AD) 、神经精神科问卷 (NPI) 、简明精神病评定量表 (BPRS) 、痴呆行为评分量表 (BRSD) 等是临床工作中常用的量表, 根据患者评估的结果给予针对性的护理干预措施[7].目前对于BPSD的护理干预措施主要包括:认知刺激疗法、芳香疗法、怀旧疗法、音乐治疗、光照疗法、按摩与抚触、宠物疗法、身体运动艺术疗法等[8].以上这些护理措施要以患者为中心、实施个性化的、综合性的护理措施。
  
  3.1 精神行为症状和护理措施
  
  3.1.1 焦虑。
  
  焦虑症状在痴呆患者中可单独出现, 也可伴随其他的BPSD症状而出现。对将要发生的事情的预期性焦虑, 对既往非应激事件或行为的担心如外走, 或害怕独处, 在痴呆患者中都比较常见。Gordot综合征为伴有焦虑的痴呆患者的一类主要的表现, 即患者对将要发生的事情反复询问。焦虑的另一种主要表现为患者无法适应变化的、新的情况, 例如环境的改变、陪护的更换常会诱发焦虑[9].应为患者提供安全、平静、支持性的环境从而改善不良情绪。面对患者的焦虑情绪要认真寻找诱因, 并及时给予正确的处理, 可以避免引起更严重的焦虑症状。音乐疗法可以有效的改善痴呆患者的焦虑[10], 组织安排娱乐、文化艺术活动可以使患者的日常生活变得充实多彩, 稳定和调节患者情绪。
  
  3.1.2 抑郁。
  
  抑郁是痴呆患者常见的精神症状之一。抑郁能够增加痴呆患者的死亡风险, 所以必须重视痴呆患者的抑郁症状。可以采取情感导向治疗, 让患者多参与社会交往, 音乐疗法可以宣泄、缓解患者的情感。根据患者以前的爱好和现在的认知功能水平让患者参加各种文体活动, 为了减少患者的孤独感, 工作人员和陪护人员可以一起参加活动[11].要保证患者生活环境的安全, 避免危险物品的存在, 并防止药物积存引起的自杀。患者居住的环境要保持良好的采光, 光线要柔和、舒适。
  
  3.1.3 激越。
  
  激越主要表现为言语或行为的增多、不合作、易激惹、攻击行为等[12].要认真查找应激源, 针对应激源给予及时有效的处理可以避免激越的产生。面对患者的激越行为, 要让患者离开应激源, 并用温和的语言安抚患者, 还可以给予包括耐心倾听、转移注意、给予鼓励、播放舒缓的音乐等护理措施。有研究者对老年期痴呆患者尝试采用动物辅助治疗激越攻击行为。该治疗方法是让患者通过与动物之间的接触, 以动物为媒介, 帮助患者个体身体状况取得好转或维持。研究发现, 动物辅助干预对激越等有积极改善效果[13].
  
  3.1.4幻觉及妄想。
  
  妄想和幻觉是痴呆患者常见的精神病性症状, 妄想的发生率为10%~13%, 幻觉的发生率为15%~49%.怀疑有人害自己, 自己的东西被偷了, 家人和护理人员有意抛弃他, 配偶不忠等这些都是痴呆患者常见的表现。幻听、幻视是最常见的幻觉症状。痴呆患者在幻觉妄想支配下可能出现行为紊乱和冲动攻击, 增加了护理难度和护理人员的负担。所以, 要建立良好的护患关系, 取得患者的信任和配合, 可以采取改善与痴呆患者的交流, 促进其社交行为等一些护理措施, 包括模拟社交, 自我确认练习, 如怀旧治疗[14].也可以对患者进行认知康复训练, 一项研究显示认知康复可以显着减少幻觉,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认知康复训练过程中可能增加患者行为的紊乱。还要对护理人员进行相关知识教育, 改变护理人员对于患者问题行为的认知, 让护理人员理解患者的不正常的想法和行为, 指导护理人员如何应对这些行为, 研究证明这样可以减少约束保护几率[15].
  
  3.1.5 睡眠障碍。
  
  患者睡眠减少、正常睡眠节律紊乱或颠倒, 表现为白天多卧床, 晚上却不眠到处活动、骚扰他人、大声吵闹[16].针对以上问题我们可以根据患者的兴趣爱好, 白天尽量安排患者进行一些兴趣活动, 不要让患者白天睡的过多, 养成规律的作息习惯, 为患者提供熟悉固定的睡眠环境, 可以给患者柔和的灯光和轻声的安慰陪伴以促进其入睡。
  
  3.1.6 进食问题。
  
  表现为进食减少、体重减轻, 因此大部分中晚期患者都会出现营养不良、消瘦;也有部分患者饮食不知饱足或出现嗜异食。根据患者具体情况, 可以安排患者定时进食, 最好与他人一起进餐, 锻炼患者独立进餐的能力, 可以允许患者用手进食, 或使用一些特别设计的餐具以降低患者的使用困难;对于不知饱足的患者要限制进食量[17].临床工作中护理人员也要注意患者的吞咽功能, 预防患者的噎食。
  
  3.2 综合性的护理措施
  
  一个痴呆患者会表现出多种症状[18].因此需要针对患者存在的几个问题常需给予综合性的护理措施, 如:身体运动、记忆训练、音乐治疗、艺术疗法、按摩、认知刺激疗法和心理教育干预等[19].台湾研究者对104例痴呆患者使用定向训练、音乐治疗、身体锻炼和艺术-认知治疗等综合护理措施进行训练, 观察组与对照组相比, 幻觉、妄想和激越分量表得分均明显的改善[20].
  
  3.3 个体化和互动式的护理措施
  
  由于每个痴呆患者的生活经历、性格、教育情况和躯体情况等都存在个体差异, 患者表现的精神行为症状各异, 而且照护需求不一, 所以要针对每个患者实施个体化护理, 体现以患者为中心的照护。采取互动的干预措施可以取得更好的效果。为了改善痴呆患者的精神行为症状, 日本研究者[21]尝试采用个体化和互动式的音乐治疗措施。研究发现, 采取互动式音乐治疗组各项改善效果明显优于被动音乐治疗组。这项研究提示在改善BPSD症状上, 互动性和个体化的音乐治疗是有效的。
  
  3.4 流程化的护理管理
  
  临床护理工作中要面对众多的病情不同的患者, 为了规范护理工作, 对患者实施科学有效的护理措施, 可以给予流程化的护理。Zwijsen等[22]利用相关指南提出了发现、分析、治疗、评价4步的照护计划。基于患者的病情护理人员发现患者存在的问题, 对问题进行分析判断找出原因, 针对问题给予护理干预措施, 然后对患者再次评估了解干预效果, 4步护理可以循环进行, 这样会不断改进护理措施, 使护理措施更适合每一位患者, 提升了可操作性和可持续性。
  
  4 结语
  
  到目前为止还缺少对痴呆的有效的治疗方法;模型研究只是在不同侧面反映一些问题;药物的治疗只对部分患者临床的某一阶段有一定效果, 并不能从根本上解除病因[23-24].而合理的护理干预能够有效改善痴呆患者的精神行为症状[25], 因此如何针对痴呆患者不同时期不同的临床特点给予有针对性的护理干预措施, 这对延缓疾病进展, 减轻患者痛苦, 减轻家庭、社会负担, 提高人民生活质量和延长人类的生命有着积极作用。根据目前我国情况, 只有把医院、养老机构和家庭结合起来对患者采取有效、系统、有针对性的综合治疗护理干预, 才能延缓疾病进展、改善患者生存质量, 这将成为我们将来工作的重点[26].
  
  参考文献
  
  [1]武杰, 王轶, 王志稳。痴呆老人精神行为问题非药物管理指南的系统评价[J].中国循证医学杂志, 2016, 16 (11) :1338-1344.
  [2]李昂, 殷淑琴, 徐勇, 等。2010~2030年中国老年期痴呆的预测[J].中国老年学杂志, 2015, 35 (13) :3708-3711.  
  [3]韩静, 郭桂芳, 邓宝凤, 等。临床照顾者应对痴呆患者精神行为症状的心理体验研究[J].中华护理杂志, 2016, 51 (10) :1174-1179.  
  [4]Weinerabcde MW, Aisen PS, Beckett LA, et al.The Alzheimer's Disease Neuroimaging Initiative:A review of papers published since its inception[J].Alzheimer's&Dementia, 2013 (9) :111-194.  
  [5]Wang J, Yu JT, Tan MS, et al.Epigenetic mechanisms in Alzheimer's disease:Implications forpathogenesis and therapy[J].Ageing Research Reviews, 2013, 12:1024-1041.  
  [6]Dennis J.Selkoe.Alzheimer's Disease:Genes, Proteins, and Therapy[J].Physiological Reviews, 2001, 81 (2) :741-766.  
  [7]潘露, 曾慧, 李腾腾, 等。痴呆精神行为症状评估工具[J].中国老年学杂志, 2016, 36 (17) :4388-4391.  
  [8]张家瑞, 孙达亮, 刘庆贺, 等。痴呆伴发的精神行为症状的非药物治疗干预[J].国际精神病学杂志, 2018, 45 (2) :302-304, 310.  
  [9]Gerdner LA, Buckwalter KC, Reed D.Impact of a psychoeducational intervention on caregiver response to behavioral problems[J].Nurs R es, 2002, 51 (6) :363-374.
  [10]Ueda T, Suzukamo Y, Sato M, et al.Effects of music therapy onbehavioral and psychological symptoms of dementia:a systematicreview and meta-analysis[J].Ageing Res Rev, 2013, 12 (2) :628-641.  
  [11]陆春华, 卫昭华, 傅静, 等。老年期痴呆伴发精神行为症状的护理研究进展[J].上海护理, 2014, 14 (4) :6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