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儿科护理论文栏目为您提供《小儿手足口病采用中医特色护理联合西医常规护理的效果》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宏图论文网 > 儿科护理论文 >

小儿手足口病采用中医特色护理联合西医常规护理的效果

添加时间:2018/12/29 来源:护理论文网
  摘要:目的 评价中医特色护理联合西医常规护理应用于小儿手足口病的效果。方法 本次研究对象选取100例手足口病患儿, 收治时间为2017年4月-8月, 随机分为对照组和实验组, 2组患者各为50例, 对照组患者接受西医常规护理, 实验组患者在接受西医常规护理的基础上接受中医特色护理。对2组患者的临床疗效、护理满意度、皮疹消退时间、住院时间以及退热时间加以对比分析。结果 实验组患者的临床总有效率与对照组比较差异显着 (P <0. 05) ;实验组患者的护理满意度显着高于对照组患者, 数据的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P <0. 05) ;实验组患者的皮疹消退时间、住院时间以及退热时间显着短于对照组患儿, 数据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P <0. 05) .结论 手足口病患儿接受中医特色护理取得显着的治疗效果, 患儿的护理满意度较高, 且皮疹消退时间以及退热时间显着缩短, 值得临床推广。
  
  关键词:中医特色护理; 西医常规护理; 手足口病; 小儿; 护理满意度;
 
  手足口病在临床上是一种传染性强的小儿急性传染病, 其以手足口部位出现皮疹为特征, 病因为感染柯萨奇A组16型以及肠道病毒71型等肠道病毒, 高发的人群为5岁以下的儿童, 高发季节为每年5~7月。普通病例的临床症状为发热以及手足以及口腔黏膜出现疱疹;重症病例可能出现循环障碍、脑炎以及脑脊髓炎等症状, 甚至危及患者的生命安全[1,2].目前西医治疗方式主要以给予患儿抗病毒治疗为主, 但是抗病毒药物的疗效均不显着, 并且治疗过程较长, 患儿在治疗过程中较多伴随有并发症的发生, 而联合中医治疗并且给予有效的护理, 可以减轻患儿的痛苦, 并且可以促进病情的康复[3,4,5].本次研究探讨我院收治的100例手足口病患儿接受中医特色护理联合西医常规护理的治疗效果, 研究内容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本次研究对象选取我院收治的100例手足口病患儿, 收治时间为2017年4月-8月, 随机分为对照组和实验组, 2组患者各为50例。实验组中男20例, 女30例;年龄最小8个月, 最大13岁, 平均年龄为 (5.76±1.34) 岁;病程为2~6 d, 平均病程为 (3.31±0.61) d.对照组中男23例, 女27例;年龄为最小9个月, 最大14岁, 平均年龄为 (5.81±1.36) 岁;病程为3~8 d, 平均病程为 (3.56±0.71) d.本次研究在已获得伦理委员会的批准后进行, 且本次研究对象均已签署相关知情声明。2组手足口病患儿一般资料的比较差异不显着, 分组可比。
  
  1.2 纳入与排除标准
  
  纳入标准: (1) 临床表现为不同程度的发热以及口腔、手以及足等部位出现疱疹以及皮疹等症状; (2) 均已签署相关知情声明。排除标准: (1) 伴随有其它发疹性疾病; (2) 合并有肝肾疾病患儿; (3) 精神异常患儿。
  
  1.3 方法
  
  2组手足口病患儿均接受抗感染、抗病毒、祛热以及静脉补液等对症治疗, 并且加强患儿的隔离。对照组患儿接受西医常规护理, 主要包括用药护理、退热护理、皮肤护理以及口腔护理。实验组患儿在接受西医常规护理的基础上接受中医特色护理, 主要包括: (1) 消毒隔离。对患儿进行消毒隔离, 之后观察患儿的病情变化情况, 每天用苍术以及艾叶对病房进行空气消毒, 并且用紫外线灯照射1~2 h;用含氯的消毒剂对患儿接触的物品、诊疗器械以及周围环境进行消毒处理, 定期开窗通风, 并且用紫花地丁、大青叶、板蓝根以及蒲公英等中药熬液之后喷洒病房, 用于病房的消毒。 (2) 情志护理。患儿在入院接受治疗以后, 需要隔离观察一段时间, 患儿较易产生紧张以及恐惧等不良情绪, 部分患儿常常因为哭闹导致心脏负担加重以及呼吸困难, 因此护理人员可以采用爱抚的动作以及表扬和鼓励的话语, 及时稳定患儿的情绪, 减轻甚至消除患儿在陌生的环境中对于接受治疗的恐惧。同时, 中医认为五音对应着忧思悲恐惊, 可以播放舒缓的音乐, 帮助患儿放松心情, 从而提高患儿的治疗依从性, 促进患儿病情的恢复。 (3) 症状护理。 (1) 发热护理。如果患儿的体温在37~38.5℃, 需要给予患儿散热处理, 采用鼓励患儿多喝热开水以及温水擦拭全身等方法进行物理降温, 如果物理降温的效果不好, 或者患儿的体温高于38.5℃, 需要在遵照医嘱的前提下采用药物治疗的方式降温。 (2) 口腔护理。对于口咽部有疱疹的患儿, 需要用棉签蘸生理盐水对患儿的口腔进行清洁, 并且可以选用冰硼散或者青黛散敷于患儿的疱疹, 在患儿进食后用生理盐水漱口。 (3) 皮疹护理。将患儿的皮肤进行清洁, 并且将患儿的指甲剪短避免患儿抓挠患处;在患儿出汗之后, 应该及时用温水擦身, 并且及时更换被褥以及衣物;对于没有破损的水泡以及皮疹等, 应该用炉甘石洗剂涂抹患处, 对皮疹破裂的位置, 可以采用青黛散或者黄金散涂抹患处, 从而促进患者皮疹处皮肤的收敛燥湿, 并且采用西瓜霜喷洒患处进行抗炎, 在涂抹时动作应该轻柔, 避免对患处造成刺激。 (4) 饮食护理。患儿由于患有口腔疱疹因此饮食会产生困难, 应该为患儿选择易消化、高营养以及清淡的流食为主, 不食生硬以及辛辣的食物。如果患儿有便秘或者腹胀的症状, 可以选用口服山楂冰糖水的方式缓解, 促进患儿的消化;如果患儿发生呕吐较为频繁, 可以在饭前口服蜂蜜开水或者生姜汁, 防止患儿呕吐以及恶心。
  
  1.4 观察指标
  
  对2组患儿的临床疗效、护理满意度、皮疹消退时间、住院时间以及发热时间加以对比分析。采用自制的调查问卷对患儿家长的护理满意度进行评估, 主要包括五个项目, 分别为护理服务质量、饮食指导、隔绝环境、心理安抚情况以及临床症状控制, 以100分为满分, 非常满意为80分以上, 60~80分为满意, 60分以下为不满意。护理满意度为非常满意与满意之和。显效:患儿的手足以及躯干部的溃疡愈合或者皮疹消退, 且患儿没有咳嗽、鼻塞以及发热的症状;有效:患儿手足以及躯干部的皮疹消退较为显着, 且其它临床症状也有所改善;无效:患儿的皮疹消退情况不显着, 合并有口腔以及皮肤感染或者发热不退。临床总有效率为显效率与有效率之和。
  
  1.5 统计学方法
  
  所有患儿的临床疗效、护理满意度、皮疹消退时间、住院时间以及发热时间均进行准确核对和录入, 采用SPSS17.0 for windows软件进行统计学处理。皮疹消退时间、住院时间以及发热时间为计量资料, 使用均数±标准差表示, 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临床疗效以及护理满意度以及并发症发生率为计数资料, 使用率 (%) 表示, 组间比较采用χ2检验。当数据对比P<0.05, 为2组手足口病患儿的临床疗效、护理满意度、皮疹消退时间、住院时间以及发热时间差异存在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2组手足口病患儿的临床总有效率对比
  
  实验组手足口病患儿的临床总有效率为94.0%, 对照组手足口病患儿的临床总有效率为78.0%, 数据的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P<0.05.见表1.
  
  表1 2组手足口病患儿的临床总有效率对比

  
  2.2 2组手足口病患儿退热时间、住院时间以及皮疹消退时间对比
  
  实验组手足口病患儿的退热时间以及皮疹消退时间显着短于对照组手足口病患儿, 数据的比较差异显着, P<0.05.见表2.
  
  表2 2组手足口病患儿退热时间、住院时间以及皮疹消退时间对比

  
  2.3 2组手足口病患儿家长的护理满意度对比
  
  实验组患儿家长的护理满意度为94.0%, 而对照组患儿家长的护理满意度为72.0%, 数据的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P<0.05.详见表3.
  
  表3 2组手足口病患儿家长的护理满意度对比

  
  3 讨论
  
  手足口病在临床上是一种常见的儿科急性传染病, 该病的发作容易受到气候的影响, 主要包括降水量、气压以及气温等, 其主要由肠道病毒感染所引起[6].目前在手足口病患儿的临床治疗中常采用的治疗方式为抗病毒治疗以及对症治疗, 但是抗病毒药物的效果均不显着, 并且患儿需要接受治疗的时间较长, 较易伴随并发症的发生[7,8].在治疗过程中需要加强患者的护理干预, 从而促进患儿的预后康复[9].从中医角度来说, 手足口病属于瘟疫的范围, 其主要是由于手足口等部位受到邪疫气从肌肤以及口鼻侵入人体, 湿聚成疱, 热毒为疹, 因此在患儿的临床护理中应该以清热解毒以及祛邪燥湿作为护理原则[10,11].
  
  在本次研究中, 手足口病患儿在接受西医常规护理的基础上接受中医特色护理, 采用熏烟以及中药液喷洒的方式来进行消毒, 从而阻断感染源;通过五音来对患儿的不良情绪进行缓解;通过口内喷药以及中药外洗等护理, 从而促进患儿病情的改善以及预后的康复;通过饮食指导, 减轻患儿由于饮食不当造成病情的加重, 并且需要改善患儿的影响, 提高患儿机体的免疫力。综上所述, 手足口病患儿接受中医特色护理取得显着的治疗效果, 患儿的护理满意度较高, 且皮疹消退时间以及退热时间显着缩短, 值得临床推广。
  
  参考文献
  
  [1] 王丽平, 吴腊梅。小儿手足口病继发脑膜炎的中西医结合护理[J].基层医学论坛, 2015, 19 (28) :3964.  
  [2] 牟淑娟, 王洪岩, 郭翠芳, 等。兰紫解毒糖桨联合利巴韦林治疗小儿手足口病及综合护理效果观察[J].解放军预防医学杂志, 2018, 36 (S1) :20-24.  
  [3] 张杰果, 吴飞燕。中药外洗治疗小儿手足口病的疗效及护理[J].中西医结合护理 (中英文) , 2017, 3 (4) :57-59.  
  [4] 曾静。探讨小儿手足口病合并脑炎护理中循证护理的临床应用效果[J].中国继续医学教育, 2018, 10 (10) :152-154.  
  [5] 王旭琴, 王华萍, 赵青青。小儿化毒散辅助治疗手足口病48例临床疗效观察与护体会[J].新中医, 2015, 47 (12) :263-265.
  [6] 张洪伶。小儿手足口病中西医结合护理临床体会[J].中国中西医结合儿科学, 2015, 7 (1) :87-88.  
  [7] 刘玲。重症早期预警的护理策略在小儿手足口病中的影响[J].中国现代药物应用, 2018, 12 (7) :203-204.  
  [8] 陈银超。热毒宁注射液联合护理干预治疗小儿手足口病的效果观察[J].海峡药学, 2018, 30 (2) :198-199.  
  [9] 俞虹钦。综合护理干预对促进小儿手足口病病情恢复的作用研究[J].中外医学研究, 2018, 16 (3) :102-104.  
  [10] 覃芳华, 朱丽辉, 游美英, 等。小儿手足口病的护理及健康教育[J].全科护理, 2018, 16 (12) :1525-1526, 1534.  
  [11] 陈昌粹。循证护理在小儿手足口病中临床护理效果观察[J].安徽预防医学杂志, 2018, 24 (2) :144-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