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儿科护理论文栏目为您提供《出院健康教育计划模式在重症肺炎患儿护理中的应用》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宏图论文网 > 儿科护理论文 >

出院健康教育计划模式在重症肺炎患儿护理中的应用

添加时间:2018/09/12 来源:护理论文网
  摘要:目的 探讨重症肺炎患儿护理中开展出院健康教育计划模式临床效果。方法 98例重症肺炎患儿随机分为对照组和研究组, 每组48例。对照组患儿和家属在出院前接受常规的健康教育, 研究组接受出院健康教育计划干预, 并对所有患儿及家属进行为其6个月的跟踪随访, 统计并对比随访期间复发率、总医疗费用、随访结束时家属心理状态[汉密尔顿抑郁量表 (HAMS) 、汉密尔顿焦虑量表 (HAMA) ]及生活质量评分 (健康SF-36量表) , 家长健康知识掌握率及护理满意率。结果 观察组复发率明显低于对照组, 总医疗费用也较低,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2组护理前HAMD、HAMA评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 观察组护理后HAMD、HAMA评分明显低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观察组护理后生理功能、生理职能、社会功能、情感职能、躯体疼痛、活力、总体健康、精神健康等SF-36量表评分明显优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观察组健康知识掌握率及护理满意度明显高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结论 重症肺炎患儿护理中开展出院健康教育计划模式临床效果显着, 能够获得延续性系统化健康教育知识, 降低复发率, 改善家长及患儿的心理状态, 提高生活质量, 提升护理满意度, 具有积极的临床意义。
  
  关键词:小儿重症肺炎; 出院健康教育计划模式; 临床护理; 效果观察;
  
  重症肺炎的主要病变部位在肺部, 并且以肺部感染为主要症状, 属于一种复杂的综合征状态。目前临床上针对此类疾病并无特效的治疗方案, 考虑到此种疾病患儿一旦病情进展变很容易发生全身性炎症反应综合征, 并且死亡的风险较高, 因此必须对该寻找该病有效的治疗方案引起足够的关注和重视[1].在重症肺炎患儿临床诊断过程中, 不仅应当注意到发热程度、是否存在有呼吸困难等临床症状、呼吸频率等, 同时还应当注意观察患儿是否出现消化系统、神经系统症状等。护理人员在临床操作过程中除了基于基础的护理服务外还应当对患儿的消化系统以及神经系统症状引起足够的重视, 以便能够及时发现异常征兆临, 保证能够迅速得到对症的支持干预, 从而确保预后效果和生活质量改善[2].在小儿重症肺炎治疗过程中临床上常辅助配合实施基础的护理干预, 目的在于加快病情康复, 减少并发症, 同时对于患儿的生活质量水平和家属满意度也有一定的改善作用。但是常规的护理模式在重症肺炎患儿临床治疗中应用也有一定的不足之处, 即出院后患儿本人及家属对系统化的健康教育存在有强烈的需求[3].经过临床长时间跟踪随访可以发现, 重症肺炎患儿经过一系列的对症支持治疗和常规护理干预后临床症状可显着减轻甚至消失, 并且对其日常生活质量的影响也逐渐减轻, 但是仍然有一部分患儿出院后由于家属对重症肺炎相关知识不了解或者缺乏对于疾病复发的预防意识, 使得重症肺炎患儿的复发率明显升高。一旦重症肺炎复发, 将会给患儿的身心健康带来二次伤害, 同时也会严重影响患儿本人及其家属的心理状态及生活质量, 增加家庭经济负担[4].由此可知, 对于重症肺炎患儿本人和家属来说, 出院后对于系统化健康教育知识的需求也比较强烈, 而积极探讨此类患儿及家属出院后健康教育计划和实施措施迫切紧要。本研究进一步分析重症肺炎患儿护理中开展出院健康教育计划模式临床效果, 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将2016年3月至2017年3月在保定市儿童医院儿科治疗的98例重症肺炎患儿随机分为对照组和研究组, 每组49例。对照组, 男26例, 女23例;年龄6个月~7岁, 平均年龄 (3.6±2.9) 岁;病程5~15 d, 平均病程 (7.6±2.5) d;细菌性肺炎8例, 病毒性肺炎12例, 支原体及衣原体肺炎10例, 心力衰竭17例, 中毒性脑病2例。研究组49例, 男25例, 女24例;年龄8个月~6岁, 平均年龄 (3.3±2.6) 岁;病程5~18 d, 平均 (7.5±2.2) d;细菌性肺炎10例, 病毒性肺炎10例, 支原体及衣原体肺炎4例, 心力衰竭20例, 中毒性脑病5例。本研究经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 所有患者知情同意, 自愿加入本研究;所有患儿均经过系统内科治疗后病情好转出院;2组一般资料有可比性。
  
  1.2 入组标准
  
  1.2.1 诊断标准:
  
  所有患儿符合《诸福棠实用儿科学》中小儿重症肺炎的诊断标准, 有明显的发热、咳嗽、咳痰、喘息、呼吸困难等症状, 胸部X线片显示肺部片状阴影, 肺部纹理明显增粗。
  
  1.2.2 排除标准:
  
  合并先天性心脏病、内脏畸形、合并严重肝肾功能障碍者。
  
  1.3 护理方法
  
  1.3.1 对照组:
  
  患儿和家属在出院前接受常规的健康教育, 统一讲解疾病知识、日常护理要点、心理调适方法、生活调护等。
  
  1.3.2 研究组:
  
  接受出院健康教育计划干预: (1) 成立延续性健康教育小组:成立科室内部健康教育小组, 由护士长任组长, 挑选3名经验丰富的责任护理作为组员, 共同制定患儿出院后的健康教育计划, 使之获得延续性护理, 以满足患儿及家长的家庭护理需求[5]. (2) 建立患儿档案:将我院所有重症肺炎患儿的临床资料整理归档, 记录其一般资料、病情特点、有无并发症、治疗方案、各项检查结果、预后情况, 使护理人员能够完全掌握患儿病情及个人情况, 将档案根据出院日期的顺序进行存放, 便于护理人员的跟踪随访[6]. (3) 制定健康教育计划:小组内部每月召开一次讨论会议, 根据本病病情重、家长对疾病认知不足的特点, 制定详细护理计划, 内容包括疾病知识、病情护理方法、心理调适、饮食及生活护理等, 确定每周电话随访1次, 每月上门随访1次, 连续随访6个月;同时可开设医院内儿科的微信公众号, 定期发布健康知识, 或印制健康宣传手册[7]. (4) 具体实施健康教育:a.疾病知识:向患儿家长讲解本病的症状特点及发病原因、相关治疗措施等, 告知患者本病治疗过程中可能出现病情反复, 以及可能发生的并发症等, 使家长对本病有一个系统的了解, 增加对本病的重视程度;但也需向家长讲明本病一般经系统治疗后可缓解, 通常不会遗留明显后遗症, 无需太过忧虑、担心[8].b.心理指导:患儿对疾病会表现出明显的哭闹、恐惧情绪, 对家长的依赖感会增强, 而家长也容易因患儿病情严重产生过分担忧和焦虑, 护理人员应充分疏导家长情绪, 告知家长其陪伴对患儿的重要性, 其不良情绪也会影响到患儿的情绪, 以治疗成功的病例鼓励家长, 使其树立信心, 以积极的心态面对患儿疾病的治疗, 从而减轻心理压力, 学会自我调适心态, 以促进患儿情绪的改善, 使患儿平稳度过出院后的恢复期[9].c.饮食及生活调护:加强患儿营养, 多食用含有丰富蛋白质和维生素的食物, 增强体质, 鼓励患儿多参加户外活动, 加强患儿的体质训练, 完善其呼吸功能;指导家长预防患儿感染方法, 增强预防小儿肺炎的效果[10].d.重症肺炎复发处理:保持患儿呼吸道通畅, 指导家长学会叩背方式排痰, 并立即送医院治疗, 切不可麻痹大意, 以免延误治疗时机而加重病情[11].
  
  1.4 观察指标
  
  (1) 随访6个月期间观察有无患儿复发, 统计复发率, 统计患儿治疗期间总医疗费用; (2) 护理前后采用汉密尔顿抑郁量表 (HAMD) 和汉密尔顿焦虑量表 (HAMA) 评价患儿及家长心理状态改善情况; (3) 护理后采用健康SF-36量表评价生活质量, 包括生理功能、生理职能、社会功能、情感职能、躯体疼痛、活力、总体健康、精神健康等八项内容; (4) 护理后统计家长健康知识掌握率及护理满意率。
  
  1.5 统计学分析
  
  应用SPSS 19.0统计软件, 计量资料以±s表示, 采用t检验, 计数资料采用以率 (%) 表示, 采用χ2检验, 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2组患儿复发率及总医疗费用比较
  
  观察组复发率明显低于对照组, 总医疗费用也较低,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见表1.
  
  2.2 2组患儿及家长护理前后心理状态比较
  
  n=49

  
  表1 2组患儿复发率及总医疗费用比较
  
  注:与研究组比较, *P<0.05
  
  2组护理前HAMD、HAMA评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 观察组护理后HAMD、HAMA评分明显低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见表2.
    
  n=49, 分, ±s

  
  表2 2组患儿及家长护理前后心理状态比较
  
  注:与护理前比较, *P<0.05;与研究组比较, #P<0.05
  
  2.3 2组患儿护理后生活质量比较
  
  观察组护理后生理功能、生理职能、社会功能、情感职能、躯体疼痛、活力、总体健康、精神健康等SF-36量表评分明显优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见表3.
  
  n=49, 分, ±s

  
  表3 2组患儿护理后生活质量比较
  
  注:与研究组比较, *P<0.05
  
  2.4 2组患儿及家长健康知识掌握率及护理满意率比较
  
  观察组健康知识掌握率及护理满意度明显高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见表4.
  
  n=49, 例 (%)

  
  表4 2组患儿及家长健康知识掌握率及护理满意率比较
  
  注:与研究组比较, *P<0.05
  
  3 讨论
  
  小儿重症肺炎的临床治疗和护理均得到国内外研究学者和儿科临床医务工作人员的普遍关注, 该病的严重性以及对患儿身心健康的危害已经得到一致认可。据国外关于重症肺炎的流行病学资料报道, 重症肺炎在婴幼儿时期和老年人群中的构成比均较高, 并且对病人的身心健康威胁也较为严重, 尤其是小儿重症肺炎, 病情严重且预后较差, 临床治疗难度大, 给患儿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和折磨[12].另有国内相关资料显示, 小儿重症肺炎的发病形势严峻, 不仅在儿科住院病患中的构成比较高, 且由于小儿重症肺炎导致的医疗费用也较高, 在医院儿科消费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13].由此可知, 需要对小儿重症肺炎的临床治疗和护理进行积极的探讨研究, 争取不断创新服务理念, 探讨更为高效、安全的干预方法, 以期能够不断改善疾病控制效果, 同时减轻患儿家属的医疗负担[14].
  
  健康教育是小儿重症肺炎临床护理中一项重要的部分, 主要包括对患儿本人及对家属两方面的健康教育。但是由于小儿认知能力和沟通能力均较差, 再加上自我照护能力也并不理想, 因而护理人员对于重症肺炎患儿本人的健康教育并不重视, 研究也相对较少, 对家属的健康教育研究相对较多, 且对于家属的负性情绪心理疏导研究也较多。在重症肺炎患儿临床护理中实施健康教育作用显着且积极, 由于小儿认知能力和沟通能力较差, 缺乏理解能力, 因此常需要实施非语言沟通护理和引导式健康教育。通过对重症肺炎患儿实施健康教育不仅能够拉近护患心理距离, 同时还有助于提升此类患儿的配合程度, 从而达到理想的治疗效果[15,16].研究显示, 对重症肺炎患儿家属的健康教育主要包括重症肺炎的发生原因、可能会诱发病情加重或者出现并发症的高危因素、临床常用的治疗方法及预期效果、家属照护过程中注意事项等。另外护理人员还需要根据重症肺炎患儿家属的心理健康状况以及对病情的认知情况确定是否需要实施一对一健康指导, 若在临床护理过程中家属发现有任何问题均可及时找护理人员了解情况, 改善对于相关知识的认知程度。对家属的健康教育不仅能够有效安抚其负性情绪, 改善家属的心理状态, 同时也有助于征求患儿家属的理解和配合, 从两方面共同发挥作用, 以便能够促进患儿快速康复[17-19].
  
  出院健康教育计划模式是指在患者出院前根据其既往病史、临床治疗历程、症状变化、生命体征指标检测结果等情况进行综合分析, 准确评估患者疾病复发或者出院后并发症的发生风险, 另外还应当准确了解患者本人或家属对于相关健康教育知识的需求情况, 制定针对性的、阶段性的、细化的健康教育计划[20].该种护理服务模式常用于慢性疾病、严重系统性疾病、复发率高或临床治疗难度较大、病程漫长、病情复杂的疾病患者中, 在并发症风险较高, 有康复相关健康教育需求者中的应用价值也较高。但是出院健康教育计划模式在重症肺炎患儿中的应用研究尚未见有关报道[21].研究资料显示, 在出院健康计划教育模式实践应用过程中, 不同类型疾病患者的生活质量均可得到显着的改善和提升, 且患者对于疾病复发预防、并发症的控制以及疾病发展的控制意识明显增强, 预防操作手段也更有策略性和技巧性, 因而对于患者心理状态的改善和生活质量的提升作用显着[22].另有国内研究报道指出, 在慢性疾病或者严重系统性疾病患者中应用出院健康教育计划模式对于患者康复治疗依从性和满意度的提升作用非常理想, 且在实践应用中已经得到护理人员、患者本人和患者家属的一致好评[23].
  
  经过上述分析可知, 出院健康教育计划模式在重症肺炎患儿中应用具有潜在的理想的临床效果及价值, 推测不仅能够达到控制疾病复发和并发症发生率的目的, 同时还可改善患儿家属的心理健康和生活质量水平, 对于减轻家庭经济负担、提高家属护理满意度也有至关重要的作用[24].故而建立出院健康教育计划模式, 并且将其应用于重症肺炎患儿的临床实践中具有较高的可行性, 并且也显示出理想的推广和应用前景[25].
  
  本研究结果显示, 观察组复发率明显低于对照组, 总医疗费用也较低,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观察组护理后HAMD、HAMA评分明显低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观察组护理后生理功能、生理职能、社会功能、情感职能、躯体疼痛、活力、总体健康、精神健康等SF-36量表评分明显优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观察组健康知识掌握率及护理满意度明显高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进一步证明重症肺炎患儿护理中开展出院健康教育计划模式临床效果确切, 有利于增强患儿及家长对本病的认识, 提高自我调护能力, 改善心理状态和生活质量, 值得在临床推广使用。
  
  参考文献
  
  [1]马红。小儿重症肺炎护理体会。中国实用乡村医生杂志, 2015, 22:42-43.  
  [2]张霞。探讨86例小儿重症肺炎的临床护理方法。今日健康, 2016, 15:2.  
  [3] Enarson PM, Gie RP, Mwansambo CC, et al.Potentially modifiable factors associated with death of infants and children with severe pneumonia routinely managed in district hospitals in malawi.Plos One, 2015, 10:e0133365.  
  [4]姚洁明, 钟丽嫦。整体护理干预在小儿肺炎中的应用效果观察。医学理论与实践, 2015, 28:1798-1799.  
  [5]刘丽华, 彭映雪, 谢佩珊。先天性心脏病合并重症肺炎患儿的临床护理措施。护理实践与研究, 2016, 13:52-53.  
  [6] Koyama T, Shamoto H, Anzai H, et al.Multidisciplinary comprehensive care for early recommencement of oral intake in older adults with severe pneumonia.Journal of Gerontological Nursing, 2016, 42:21-29.  
  [7]阙颖, 罗正盛。0~3岁重症肺炎患儿营养评估及营养干预研究。中国妇幼保健, 2016, 31:1203-1204.  
  [8]吴红, 群勇, 卓嘎, 等。西藏地区藏族儿童支气管肺炎合并缺铁性贫血186例分析。中国妇幼保健, 2016, 31:297-299.  
  [9]查日田, 黄友明, 宣瑞萍, 等。进入临床路径管理的社区获得性肺炎病情分层。实用临床医药杂志, 2015, 19:188-190.